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目录归档: 会刊

谢幕的胶囊塔:流动性的辩证

中银胶囊塔。图:Alex Rerh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34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2021 年 5 月,由黑川纪章设计的位于东京银座的标志性建筑中银胶囊塔(中銀カプセルタワービル)再度面临被拆除的命运。上一次建筑因老化而差点拆除时,大师黑川本人还在世,提出「用新的胶囊替换老化陈旧的就可以」,运用自己的影响力勉强将其保留。自从 2007 年黑川去世,地皮也卖给了对冲基金,这次没人能阻挡它的命运了。

继续阅读

照葫芦画瓢却丢失关键要素,汉字游戏如何才能像 Wordle 一样流行?

谜底见文末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42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风靡英语世界的 Wordle 猜单词游戏不仅让开发者 Josh Wardle 赢得《纽约时报》的收购合同,也让中文开发者踊跃地试做各种汉化版本。Wordle 有不少精妙之处,都恰好踩在一个好作品能流行起来的节奏上,它的中文衍生游戏却在照葫芦画瓢中难免丢掉了一些关键元素。

继续阅读

「元宇宙」话术之外, 我们向往怎样的未来媒介?

在《堡垒之夜》中举办的 Ariana Grande 虚拟演唱会。图:Epic Games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37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继续阅读

为美国科技创新铺路的亚洲移民

电华打字机,由高仲芹发明,IBM 制造。© The Smithsonian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35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全球规模最大、最成功的电信公司之一,名字中却带有「铁路」二字,这是为什么?

我在每个学期的信息史课程中都会先用这个问题来刁难斯坦福的学生们。其中提到的电信公司是斯普林特(Sprint),全名是「南太平洋铁路内网电信公司」(Southern Pacific Railroad Internal Networking Telecommunications)。随后,我就会简明扼要地普及一番关于美国通讯基建的历史知识,而这些史实总是能让他们大开眼界。

铁路,以许多方式为现代美国及至全球的信息架构铺设了第一层历史基础,我这样解释。在电报技术兴起时,工程师基本上都会选择沿着南太平洋铁路等已经打通的铁道线路来铺设电报线,毕竟有现成的工程,何必再重新砍树开路、穿河过桥呢?不久后,又有了光纤通讯,大多也以同样的方式,沿着一百五十多年前初次联通美国各地的火车轨道来进行基础建设。

「铁路是谁建的呢?」我接着问。一位学生答:「中国移民。」

继续阅读

油墨陷阱和它的朋友们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33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最近我看到了伊夫斯·彼得斯(Yves Peters)在推特上询问图中尖刺的正式名称叫什么,我简短地回答了一下(剧透:这叫光陷阱!)。我觉得在这个话题上还有更多值得探索,因此决定写点东西,不只关于光陷阱,还会包含类似的概念和造型。在字体设计师的生活中,总有那么几天想要就这些东西写上个四千字,而不考虑言简意赅。1

继续阅读

Gerrit Noordzij 九十岁了,他被奉为圭臬的著作 The Stroke 究竟说了什么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08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荷兰字体设计师、书法家赫里特·诺尔泽(Gerrit Noordzij, 1931–)在 1985 年出版的《笔划:书写的理论》(The Stroke: theory of writing)一书,可以说是对他的文字设计/书写理论的最精简有力的诠释。该书翻译成多国文字,数次重印,2019 年 4 月初又重新发行了英译版。德国字体巨匠施比克曼(Erik Spiekermann)曾说,「谁只要对视觉语言感兴趣,只要想知道文字和字体为何形态如此,就应该去读这本 86 页的小册子。」诺尔泽的理论并不是是金科玉律,但让我们来看看他为何影响如此之大。

继续阅读

平面设计的反主流叙事

© Aggie Toppins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19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从 2019 年包豪斯建立百年之际「包豪斯女性」被反复追溯和讨论,到国外女性设计师作品专集书目接连涌现,这股热潮也逐渐被国内的艺术文化媒体所感知,中文圈开始积极挖掘女性艺术家、设计师的话题资源,这是值得鼓励的好事。不过,当我们连设计批评本身都未成气候时,怎样的讨论才更有效呢?我们是否只是在旧有的模式下,简单地将女性和其他被忽略的设计师群体视作多样化的代表,却没有改变模式本身?这要求我们认真审视平面设计的叙事方式。

继续阅读

Vojtěch Preissig:一名爱国者

Vojtěch Preissig 自画像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06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西欧、尤其是德国的设计史,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是设计史书写的主要题材。但很少有人会去发掘历史的另一面⸺东欧。事实上,东欧国家的设计发展史虽然与西欧不无相似之处,但因其独特的文化、历史和政治经济环境而更令人寻味。设计师沃伊捷赫·普雷西格的同名传记 Vojtěch Preissig 可以为我们打开进入东欧设计,尤其是捷克设计的大门。他是一位插画家、艺术总监、设计教育家和字体设计师,也是一位身体力行、为捷克斯洛伐克的民族独立和反法西斯战争献出生命的爱国者。

继续阅读

在这里发生、也在这里消失的网络艺术

Reabracadabra, Eduardo Kac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07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在过去的两年间,数字艺术机构 Rhizome 每周都在线上展出一件网络艺术作品,目前这个包含一百件展品的线上展览「网络艺术选集」(Net Art Anthology)已进入最后一个章节,逐渐接近尾声。展出的作品时间跨度从 1986 年直到现在,包含了早期互联网、Flash 和博客时代、后网络艺术和社交媒体初现,以及当下极度饱和的移动应用时代。

表面上看,网络艺术似乎比实体世界的艺术创作更民主化, 门槛和成本更低,传播更广,创作意图与手段也更多元,甚至有颠覆传统艺术机构体制的潜力。然而这种技术乌托邦的美好幻想忽略了网络的物质性:当支撑内容的网络协议、服务器、浏览器、操作系统、储存介质被时代迅速淘汰时,依靠它们诞生的网络艺术作品也会被动消亡。

继续阅读

十年磨砺之作:复刻字体 Heldane

© Klim Type Foundry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04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位于新西兰的 Klim Type Foundry 在 2019 年 12 月发布了一款衬线字体家族 Heldane。这套字体从 2014 年正式动工,基于十六世纪荷兰和比利时刻字工的作品而设计,特别是亨德里克·范登基尔(Hendrik Van den Keere)和西蒙·迪克林(Simon de Colines)的活字。它拥有诸多 OpenType 特性和变体字形,提供标题和内文两种视觉优化字形,各分三个字重及配套的意大利斜体。Heldane 是 Klim 出品的衬线字体中最为野心勃勃者,创始人 Kris Sowersby 也称其研究和设计的全程「耗费十余年心血」。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