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油墨陷阱和它的朋友们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33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最近我看到了伊夫斯·彼得斯(Yves Peters)在推特上询问图中尖刺的正式名称叫什么,我简短地回答了一下(剧透:这叫光陷阱!)。我觉得在这个话题上还有更多值得探索,因此决定写点东西,不只关于光陷阱,还会包含类似的概念和造型。在字体设计师的生活中,总有那么几天想要就这些东西写上个四千字,而不考虑言简意赅。1

油墨陷阱

油墨陷阱(ink trap)一般是指印刷图像中强化的内角边缘,常见于字体以及用于印刷的商标中,用来解决在不理想的印刷条件下,大片面积图形(例如线条交叉处)会导致油墨模糊的问题。如果你想将这种影响降到最低,就会把出问题的部分周围削掉一部分来抵消,这种技巧就是油墨陷阱。

理想效果、在粗糙或小尺寸印刷条件下会产生的效果(注意中心处变粗了)以及油墨陷阱

在众多字体之中,使用油墨陷阱最知名的一个例子是马修·卡特(Matthew Carter)的 Bell Centennial。这款发布于 1978 年的字体,制作目的是能用更小的字号来排印电话号码簿,从而减少印刷所需的纸张,最终降低印刷成本。但这不仅仅是选择较小字号的问题,因为电话簿的用纸和印刷都很廉价,如果不加处理,字母很容易糊到难以辨认的程度。卡特的解决方案是将内角切进去很深、把笔画交接处做细。与原来的 Bell Gothic 相比,这套字体看起来超级奇怪,但极小字号下,比如用 4 到 6 点印刷时,看上去就非常漂亮。这款字在绘制轮廓阶段故意做得不完美,不是单纯抱怨,反而是利用差劲的油墨的特性去完成最后的笔触。这款杰作能让你学习到实用主义设计师的态度。

关于 Bell Centennial,大家可以参考小林章先生的《西文字体》一书,我还推荐会英语的朋友读一下尼克·舍曼(Nick Sherman)的文章,这张电话簿的图片就是从中引用过来的。

3-inuse-1020x
Bell Centennial在电话簿中的使用 © Nick Sherman

另一个例子是联合国的徽标。它的问题是,世界地图极其复杂,却被用到一个普通的标识上,在小尺寸看起来并不好。我可以想象要让早期的计算机描绘那些小岛哭死了多少设计师。不过总体而言,事实并非如此,因为这个徽标还有另一个简化版。业内人称西里尔字体设计老炮的马克西姆·朱可夫(Максим Жуков)在 1991 年设计了缩小版的联合国徽标。他减少了岛屿的数量,在可能导致拥挤的地方省掉了经纬线(特别是澳大利亚北部的帝汶海,以及墨西哥湾),当然还设置了油墨陷阱。不熟悉设计的人可能会批评它不够准确,但这个版本从来就不是为数清楚岛屿的大尺寸设计的。

事实上,联合国的标志根据不同尺寸和制作方法,会有各种各样的版本。即使是维基百科上的那个似乎也是手工重描的。这张地图只是一个概念,而非如实的表现。

4-un_emblem_blue
维基百科上的联合国标志版本
5-un-logo
朱可夫的版本。这可能是别人粗糙描摹的矢量图,但差不多保留了原始意图。考虑到联合国的标志也会用蓝底反白印刷,严格来说是不是也需要反向油墨陷阱的版本?
7-un-use-1020x
两个版本的标志同框出现:完整版在旗帜上,缩小版在墙上
8-un-use-1020x
在大尺寸下使用的缩小版本:英国人和意大利人可能会抱怨他们的国家不见了
6-un-badge-1020x

油墨陷阱的多种形式

我在第二段中说的油墨陷阱是指「这种技巧」,而非「这种形状」。这是因为,实现相同意图可以有很多形状,而同样的形状也会有多种意图。我更倾向于根据意图来分类,这才是本文的主题。我认为,只要目的是为了减少油墨模糊,或期望油墨填掉故意留下的空白,那么无论任何造型都可以算作油墨陷阱。

荷兰设计团队 Spranq 于 2009 年制作了一款叫 Ecofont 的字体,他们以 Vera Sans 字体为基础,在中间加上空洞,让油墨自由渗开,这样可以在减少墨水使用量的同时又保证字体易认。当然,文字看起来可能会有些淡,在大字号下依旧能注意到洞的存在,但它显然减少了打印相同文本所需的墨水量(嘿,或许可以做一款可变字体让圆洞的大小也连动一下?)。这套字体号称可以为你节省墨水和花销,不过它并不免费。我不确定你需要打印多少东西,才能值回每年七欧元的订阅费用,但我可以想象这要大大超出一个普通人的打印量。这么看的话,可能干脆不打印会更经济。不过设计理念本身很酷!

Ecofont(图:Facebook)

Ryman Eco 是我的前老板丹尼尔·拉蒂甘(Daniel Rhatigan)在 Monotype 工作时设计的,同样是为了客户省墨的要求而制作,但也试图让它在大字号下有很好的观感。这款字完全是一款全新的设计,以省墨策略作为其设计核心。我认为它作为标题展示字体效果更好,不是因为它在小字号下表现不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设计企画本身太过雄心勃勃了。

Ryman Eco 是一套免费字体,所以快拿来用用,然后告诉 Daniel 它非常赞!

为了减少打印用墨量的环保字体,以及 2014 年的这项中学生的著名「发现」——小字号下更细的字体使用墨水更少——都存在同样的问题。其一,家庭、办公室比 Bell Centennial 的使用环境更难控制。对于后者,设计师精准地知道字体会如何应用。而普通人会使用各种各样的字号,既有喷墨打印机,也有激光打印机(墨粉是一种干燥的粉状物质,性状很不相同,油墨陷阱也不会有相同的效果),为了具体的情况而设计的字体通常经不起这种程度的乱用。不需多少时间,你就不会再用它了。其二,在谈印刷成本时,油墨是算式中较小的一项,反而是减少用纸量会更有效。从字体设计角度考虑,这意味着使用更易认、更窄的字体,就能让每页容纳更多的字。毕竟,这才是 Bell Centennial 的目的:它不是为了省墨,而是为了省纸。

但是 Ecofont 和 Ryman Eco 确实提出了很棒的想法。你不必因为它们看起来不像尖刺,就说它们不是油墨陷阱了。其中的意图更重要。

油墨陷阱的起源

根据 Google Books 的历史词频统计功能 Ngram Viewer,词组 ink trap 可以追溯到 1860 年代,但不是在字体排印领域(比如它出现在钢笔专利书中)。我能搜索到的最早用例是 1931 年美国印刷行业期刊 Editor & Publisher 第 64 卷第 15 期第 26—27 页上刊登的一则 Linotype Excelsior 广告。

Editor and Publisher 对开页:根据文中所述,油墨陷阱指的是油墨可能堵塞字母内部空间(蓝色)的半封闭区域。而厂家因其最新设计中不存在这样的油墨陷阱而感到自豪

如此看来,「油墨陷阱」这个术语并不是全新的。更重要的是,它所指的是问题本身,而非解决方法。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发现,但为了不让读者感到困惑,本文将继续采用这个词一贯的用法。

光陷阱

跟上了吗?很好,因为我终于要开始讨论 Yves 的推文了。

二十世纪后期是照相排印的时代,那时我们不再使用金属活字,而是使用照相机、镜头、胶片和胶印(在西方,这种印刷技术存在时间很短,几十年后就被计算机取代了)。复制过程中,胶片方面出现了油墨之外的新问题:将做好的设计拍摄成胶片,用一种特殊的液体冲洗,防止胶片对光产生进一步的反应,然后把冲洗好的胶片转制成金属版,上面有你要打印的图像。你的文字可能因为镜头失焦或胶片显影不足而变得模糊或出现圆角(其他变形包括剪切和扭曲)。

意大利活字厂商西蒙奇尼(Officine Simoncini)在 1963 年为他们的光陷阱技术申请了专利,并将其命名为西蒙奇尼法(Metodo Simoncini)。专利文件显示出尖槽如何更好地保真预期形状。图:博洛尼亚工业遗产博物馆西蒙奇尼藏品 / Antonio Cavedoni,图注为作者添加

而为了弥补圆角问题,可以在设计阶段就先让字体的角格外尖锐。这就是用于照排的 Neue Helvetica 字体上这些白色的尖槽/尖刺的作用。但这在大字号下就暴露问题,因为照排字体的母版可以缩放。不过,很多公司都提供了多种视觉字号供选择,而且我也可以想象,如果字体放大到足够大能看到在这些尖刺,那么排版者一定会当场对其进行微调。

Neue Helvetica 遮光片。绿色标记指出了没加尖刺的内角

这些尖刺不同于油墨陷阱,本应该内外角上都有;其他公司如西蒙奇尼,也是内外角都做的。但是题图中 Neue Helvetica 母版遮光片(master frisket)却奇怪地漏掉了内角的尖刺,这是母版的制作方法造成的一种妥协。你要在透明胶片上先粘贴一层红膜(Rubylith,半透明的红色遮光片),然后在其中切出字母造型,撕掉之后成为负片。这样一来,细小的凹进尖刺很容易撕掉,但伸出尖刺却很难留下,因为容易被折断。当然,制作字稿还有摄影等其他方式,用印刷图像而非实体的塑料片就更容易同时保留两种尖刺。顺便说一下,这种东西似乎有各种各样的诨名,比如「毛刺」(thorn)或「小尖」(spike)之类的,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马修·卡特用的「被咬掉的裤裆」(bitten crotches)这个说法。

13-missing-inside-1020x
Rubylith 遮光片的缺点
14-haas-unica-1020x
直接在胶片上绘制的字稿就没有先贴再撕的步骤。这张 Haas Uni­ca 的胶片母版内外角均有光陷阱。图片来自 Monotype 网站的文章(现已删除)

捎带一提,那些尖刺看上去是不是很像衬线?我也这么觉得。实际上可以说,最初用于碑文上使其在阳光下可见的衬线,就是一种光陷阱——尽管古罗马人并没有这样的术语。他们想让字母在白天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易认,而与没有衬线相比,加上衬线确实可以让阴影停留更长时间。(我不知道这个观点有多久远,但我肯定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我真应该读一下爱德华·卡蒂奇(Edward Catich)的《衬线的起源》(The Origin of the Serif)和斯坦利·莫里森(Stanley Morison)的《政治和文字》(Politics and Script)来完整了解这一话题。我曾尝试过去读前一本,但实在无法忍受用 Linotype Baskerville 字体的排版)。

如果你同意这个说法,那就可以说西蒙奇尼法插图里的W是在光陷阱上叠加光陷阱!

Helvetica 和 Adobe Trajan,从不同光照角度下的模拟碑刻效果。衬线的优势在浅凹刻中更为明显,而这正是古罗马碑刻的典型特征

回到照排光陷阱的话题,日本照相排字公司写研也采用了光陷阱技术,这在他们早期的设计中尤为明显。他们对于内角和外角的造型强化有不同的叫法,根据今田欣一先生、桥本和夫先生的叙述,在内角称「隅取り」(sumitori,去角),在外角称「角出し」(kadodashi,出角),而藤田重信先生说当时还有「墨取り」(发音同样是sumitori,去黑)、「切り込み」(kirikomi,切角)等称呼。总之,这种处理的目的其实多种多样,不用太纠结除去的到底是「角」还是「黑」了。但是后者似乎不是写研本来的手法,而是在处理哈斯铸字厂的 Univers 原稿时产生的一种叫法。

写研公司的「岩田新闻明朝」体,产品代码 ISNMKLB(图:藤田重信

「不过为什么要和圆角对着干?为什么不把它做成一种特征?」在为 Linotype Digiset 照排机系统设计 DemosPraxis 字体时,赫拉尔德·因赫尔这样想道。它们通过圆角的设计来保持所有尺寸的外观一致,并不追求小写字母的缺口深度。

Demos 和 Praxis 的原版造型。图片由 Typotheque 提供,作者用Glyphs重绘

屏显光陷阱

显像管电视屏幕,由于采用的是光媒体,会让白色部分变粗,这一性质与油墨相反。而且电视广播还有出于观众本地磁场畸变、彩色画面的偏色、扫描线的横向强调等原因让文字显示面临各种挑战。1960 年代美国电视行业特别受欢迎的字幕字体是 News Gothic Bold,其主要原因是其间距合理、字母偏窄(能让画面里放入更多的字)、购买容易等等。为了进一步优化这款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也就是现在的 CBS 电视网)平面艺术部的鲁迪·巴斯(Rudi Bass)于 1967 年设计了一套适用于荧屏的无衬线体。通过对切角处的大量试验,团队最终选择在内角中切出圆点(巴斯称其为 lacuna「窝陷」,他还决定不在外角添加圆点,因为会太过明显)。这套字体用于黑底白字,而黑字版本则没有光陷阱,而且更粗。这与印刷不同,印刷黑底白字时,字要加粗。

尼克·舍曼正在设计的 Rudi 字体是对 CBS News 36 的复刻,截至本文撰写时,尚且忠于原版。关于这一主题,也推荐 Briefcase Foundry 这篇介绍捷克广播字体的文章

18-1-cbsnews36-1020x
CBS News 36,数字代表扫描行数
18-2-cbsnews36-1020x
左:News Gothic Bold、右:CBS News 36,字母间距和字怀保留得更好,尽管这更多是因为对笔画粗细和字距的改善。字母T中可见光陷阱的效果。图:Visible Language第四期

AR 和 VR 是很残酷的环境,在这里像素网格根本不会保持正立,字母几乎都是倾斜、歪折、动态的。雷丁大学字体设计硕士尼蒂什·亚德夫(नितीश यादव,Niteesh Yadav)的毕业设计 ARone 字体,通过在角和外角增加锐利的边缘来解决这一问题(因赫尔确实在课上给他看过 Demos 字体,但尼蒂什说因赫尔的 M.O.L. 字体给他的启发更多一些)。这些都可以称作光陷阱,因为其目的是加深边缘,并且与光有关,符合我所叙述的条件。但其造型和光的互动方式与照排和液晶屏幕不同,并且也并非所有数码显示器都是自发光。可能叫「数码陷阱」「像素陷阱」会是更精确、更学究,但我倒是不太想纠结这些术语,只是希望能从各种不同的角度解释我们的工作。

ARone 的所有字体都有切角,Sans 还有微妙的喇叭口 © Niteesh Yadav

戴维·乔纳森·罗斯(David Jonathan Ross)的 Input 字体中的大缺口,显然也是一个数码陷阱的例子。常规体绘制在 11 格高、7 格宽的字身上,笔画粗细、字怀大小都以尽量以 100 单位为基础(全身字宽被巧妙地设置为 1100 单位)。为了确保 n、p 等字母的字干与字肩、字碗之间有足够的白色像素缺口,他切出了恰好 100 个单位深的大平底缺口;而正是 100 单位(恰好一格像素)这个数字让我决定将其归类到像素陷阱,而不是下文讲述的切角。这些缺口可能还能再深一点,但我猜是他是为了避免笔画断开。

我很喜欢那些预先需求设定清晰的设计,Input 这种特定于单一尺寸的设计概念也非常简洁明朗。这一设计用在其他尺寸其实也很好看。

切角

早期在电脑屏幕上渲染贝塞尔曲线时,有时会出现轮廓中极度尖锐的转角炸开的情况,这是因为渲染引擎无法足够精确地计算轨迹。在字体设计阶段的解决办法是,插入一个小线段,将这个锐角尖端切掉。

16-outline-explosion
我对轮廓炸开问题的再现:上图是设计目标,下图是缺口造成的渲染问题。在字体行业中浸润够久的人可能会在 FontLab 5 中看到这类东西
17-helvetica-corner-cut
数字版 Helvetica 的小写 n。以我的理解,这个内切角是防止锐角爆开的做法

这都是很久以前的问题了,但这个方法并没有失去其用处,它对于在 Illustrator 等软件里时有失控的描边效果仍是一个有效的对策。用专业术语说,这实际上是在字体轮廓中加上「斜接限制」。为整个字体添加微妙的圆角轮廓线则是另一种办法,这在小林章的作品如 DIN NextAkkoBetween 中可以看到(不过他告诉我,对轮廓效果的影响倒不是他主要意图)。角度缓和一些,对人眼的刺激也会小一些,尤其是对于那些有针尖恐惧症的人。

在没有调整轮廓属性的情况下应用描边效果时,加上切角后(中图)就不会产生尖刺。右图中加入了微妙的圆角,使得描边曲线保持柔和

这种做法在欧美似乎也经常被叫作油墨陷阱,但我更喜欢称其为「切角」,因为它的作用仅此而已。它不是油墨陷阱,因为它并非试图减少油墨;它也不是光陷阱,因为它也不是用来强调转角。

是为了减少黑块还是防止切口太深?如果是后者,那就是切角了。在大多数场合,其实两种意图都有

撕口陷阱

一张薄板在弯曲时很容易被撕开并断裂,特别是当缺口原本就存在的时候。防止撕裂的常见办法,是在裂缝的末端打一个孔。这就是钢笔和苇管笔上开孔的用意,缓和裂缝造成的张力,防止其进一步开裂。开孔形状通常是圆形,是因为它通常是在生产后期打出来或挖出来的。请注意,「撕口陷阱」这个词是我为保持本文叙述的统一而生造的。

这孔洞有两个功能:一是让空气进入,从而让墨水可以从笔尖流出;二是减轻缝隙中产生的结构应力,这在苇管笔和竹管笔中更为重要

因为字体很少会以纸片实体的形式出现,因此很少能看到这种处理。事实上,我只知道的唯一例子,是我母校——武藏野美术大学的标识,由视觉传达科长、已故的胜井三雄先生设计(而 CBS News 36 字体符合这个造型实属偶然)。内角的小圆洞表现出了结构的坚固性,即使扭曲也不会被撕破。而本专业的新岛实先生设计的海报则淋漓尽致地展示出了这一理念。我在这里对其作品进行艺术批评可能不太合适,因为我是胜井和新岛二位先生的学生,而且非常欣赏他们的作品。

20-mau-logo-1020x
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标志
21-mau-niijima-poster-1020x
新岛实为武藏野大学设计的海报

当代的陷阱

尽管这些陷阱曾有过不同的用途,尽管其中许多问题已经过时,但其最终的造型本身还可以发挥作用。像M和W这样的字母带有很多交接处,可能会因为面积太大导致视觉上更厚重。要减少黑块,可以通过拉开笔画(结果是会令字母变宽)、或者在笔画交接处切得再深一些。最后这种方式类似于典型的油墨陷阱,但解决方式不是从印刷,而是从视觉角度出发的。

最左边的 M 具有较大的黑块,它们在正文中会像黑斑一样突出,如果不想改变字宽,那就要像油墨陷阱一样削进一些

除了解决实际问题,油墨陷阱本身也是一个很酷的图形元素。Bell Centennial 有时会因为其不同寻常的细节而被用在大字号下,尽管这并非其最初意图,但这也让马修·卡特非常高兴。现在我们已经有一些字体开始探索标题字用途下,如何开拓余白部分的可能性,比如 Minotaur BeefGT FlexaWhyte InktrapTT Trailers 等(在 Fonts In Use 中还有更多)。Bell Centennial 更务实的后继者,如 Gemeli MicroRetinaTrench,似乎设计师也期望它们能用于标题展示(后两个绝对是)。我也希望看到更多除了矩形、尖塔形以外的异常造型,尽管有些可能过于花哨了一些,比如前面提到的 Rudi,以及 Heavyweight Type 为布拉格美术学院制作的 AVU 定制字体 😍。在某种程度上,油墨陷阱正成为内向的衬线,逐渐形成了衬线分类中的镜像宇宙。

30-whyte-inktrap
Dinamo 出品的 Whyte Inktrap 字体
31-avu
布拉格美术学院(AVU)自 1990 年起使用充满心形图案的狮子标志,他们的全新品牌字体以油墨陷阱的形式使用了这个形状。我喜欢它与捷克语抑扬符(háček)的些许相似 © Heavyweight Type

总结

尽管我丢给你这么多学术性的内容(顺便感谢你读了这么久),但基本上只有在讨论过往例子或一些特别的目的时,其中的区别才有意义。你用「油墨陷阱」泛指所有以上概念,我也不会拎着叉子找上你的门。我希望能带给你一些值得思考的东西,以及未来字体创作的灵感。

彩蛋:银河帝国陷阱2

假设你是一个白人男性种族主义者,跟团结一致的多元种族过不去。你假装盛情邀请他们到你家,然后堵住他们的退路。但你的策略会被一群讲着藏语的泰迪熊打乱。

这是一个很深的陷阱。

注:

  1. 本文最早由作者于 2021 年 4 月 3 日发布在个人网站,有英文日文两个版本。此译文经作者授权,由刘育黎从英文翻译而成,本站编辑结合日文版有所修改。↩︎
  2. 《星球大战》梗。银河帝国基本上是个太空纳粹,其成员只有白人男性(在后来的剧集中有了多元化)。电影的最后战斗是在被称作伊渥克人(基本上就是直立行走的泰迪熊)的原始部落帮助下获胜的。他们说的是一种主角不懂的语言,但实际上是藏语,这是个鲜为人知的事实,只有忠实粉丝或语言爱好者才会知道。在最后一幕中,义军的星际舰队准备突袭摧毁帝国的死星,但帝国实际上正等着他们,并切断了他们的退路。长得像虾的义军上将阿克巴大喊「这是个陷阱!」成了著名的梗图,这里也典出于此,因为本文乃陷阱大全是也。 ↩︎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尊重原创:关于转载

我们希望在中文环境中建立一种健康的 TrackBack 和链接机制,保证原创,并不影响传播。因此对于译文和原创文章,我们欢迎您在网站上推荐我们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图片片段,但不赞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转载。
参与讨论或通过 TrackBack 推荐:Trackback URL.

参与讨论

你的Email地址将不会被发布或透漏。 标记*的项目为必填项目。

*
*

作者 / 译者

字体设计师
网站 | Twitter
字体设计师,atelierAnchor联合创始人,《街机游戏字体》译者。
微博
最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