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十年磨礪之作:復刻字體 Heldane

© Klim Type Foundry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04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位於新西蘭的 Klim Type Foundry 在 2019 年 12 月發布了一款襯線字體家族 Heldane。這套字體從 2014 年正式動工,基於十六世紀荷蘭和比利時刻字工的作品而設計,特別是亨德里克·范登基爾(Hendrik Van den Keere)和西蒙·迪克林(Simon de Colines)的活字。它擁有諸多 OpenType 特性和變體字形,提供標題和內文兩種視覺優化字形,各分三個字重及配套的意大利斜體。Heldane 是 Klim 出品的襯線字體中最為野心勃勃者,創始人 Kris Sowersby 也稱其研究和設計的全程「耗費十餘年心血」。

Heldane Display。 © Klim Type Foundry

自二十世紀以來,基於文藝復興刻字工作品而復刻的字體不在少數,如 Jan Tschichold 設計的 Sabon 和 Robert Slimbach 設計的 Garamond Premiere。但它們大多都基於法國和意大利的刻字工作品,如加拉蒙(Claude Garamont)和格朗榮(Robert Granjon),而基於弗拉芒刻字工的作品則鳳毛麟角,尤其是對范登基爾的復刻。

范登基爾是文藝復興時期弗拉芒荷蘭技藝最為精湛的刻字工,對羅馬體、哥特體、樂譜字體均造詣頗深。他的羅馬體吸收了十四、十五世紀前輩的優雅形態,但 x 字高更大,縱橫比例更緊湊,在大規模印刷中更能節省空間;他在字母細節上大幅度減弱了前人模仿手寫書法的圓潤,取而代之的是像斧砍刀削一般的簡練壯實,毫不拖泥帶水,強烈體現了工具與美學相互結合的現代化審美。

范登基爾的 2-line Double Pica Roma。© Klim Type Foundry

在 Heldane 之前,只有 DTL Van den KeereRenardMVB VerdigrisQuarto 這幾款字體真正能找到范登基爾作品的痕迹,然而各有缺點,有的拘泥於形而未留其神,有的定價太高,有的只能用於大字標題等。Heldane 則填補了這塊空白。

Sowersby 不拘泥於復原作品的表面輪廓,而是深入觀摩文獻、綜合揣摩整個流派的審美精神,再用錨點和曲線提煉重現其創作意圖。與某些復刻字體盲目地掃描文獻、勾填輪廓相比,這種做法更考驗設計師獨立思考和原創的能力,也更能推動字體設計行業的進步。縱觀歷史上的復刻字體,能夠名垂青史的也往往是後者,比如 Günter Gerhard Lange 設計的 Berthold Caslon 和 AG Royal,以及 Matthew Carter 設計的 Miller。而 Heldane 本身優良的曲線質量、較為全面的字符集覆蓋、豐富的 OpenType 特性和平易近人的定價(單個樣式 $50,全套 $420),則為這種先進的設計精神提供了技術和實際應用上的保障。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尊重原創:關於轉載

我們希望在中文環境中建立一種健康的 TrackBack 和鏈接機制,保證原創,並不影響傳播。因此對於譯文和原創文章,我們歡迎您在網站上推薦我們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圖片片段,但不贊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轉載。
參與討論或通過 TrackBack 推薦:Trackback URL.

參與討論

你的Email地址將不會被發布或透漏。 標記*的項目為必填項目。

*
*

作者 / 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