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十年磨砺之作:复刻字体 Heldane

© Klim Type Foundry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04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位于新西兰的 Klim Type Foundry 在 2019 年 12 月发布了一款衬线字体家族 Heldane。这套字体从 2014 年正式动工,基于十六世纪荷兰和比利时刻字工的作品而设计,特别是亨德里克·范登基尔(Hendrik Van den Keere)和西蒙·迪克林(Simon de Colines)的活字。它拥有诸多 OpenType 特性和变体字形,提供标题和内文两种视觉优化字形,各分三个字重及配套的意大利斜体。Heldane 是 Klim 出品的衬线字体中最为野心勃勃者,创始人 Kris Sowersby 也称其研究和设计的全程「耗费十余年心血」。

Heldane Display。 © Klim Type Foundry

自二十世纪以来,基于文艺复兴刻字工作品而复刻的字体不在少数,如 Jan Tschichold 设计的 Sabon 和 Robert Slimbach 设计的 Garamond Premiere。但它们大多都基于法国和意大利的刻字工作品,如加拉蒙(Claude Garamont)和格朗荣(Robert Granjon),而基于弗拉芒刻字工的作品则凤毛麟角,尤其是对范登基尔的复刻。

范登基尔是文艺复兴时期弗拉芒荷兰技艺最为精湛的刻字工,对罗马体、哥特体、乐谱字体均造诣颇深。他的罗马体吸收了十四、十五世纪前辈的优雅形态,但 x 字高更大,纵横比例更紧凑,在大规模印刷中更能节省空间;他在字母细节上大幅度减弱了前人模仿手写书法的圆润,取而代之的是像斧砍刀削一般的简练壮实,毫不拖泥带水,强烈体现了工具与美学相互结合的现代化审美。

范登基尔的 2-line Double Pica Roma。© Klim Type Foundry

在 Heldane 之前,只有 DTL Van den KeereRenardMVB VerdigrisQuarto 这几款字体真正能找到范登基尔作品的痕迹,然而各有缺点,有的拘泥于形而未留其神,有的定价太高,有的只能用于大字标题等。Heldane 则填补了这块空白。

Sowersby 不拘泥于复原作品的表面轮廓,而是深入观摩文献、综合揣摩整个流派的审美精神,再用锚点和曲线提炼重现其创作意图。与某些复刻字体盲目地扫描文献、勾填轮廓相比,这种做法更考验设计师独立思考和原创的能力,也更能推动字体设计行业的进步。纵观历史上的复刻字体,能够名垂青史的也往往是后者,比如 Günter Gerhard Lange 设计的 Berthold Caslon 和 AG Royal,以及 Matthew Carter 设计的 Miller。而 Heldane 本身优良的曲线质量、较为全面的字符集覆盖、丰富的 OpenType 特性和平易近人的定价(单个样式 $50,全套 $420),则为这种先进的设计精神提供了技术和实际应用上的保障。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尊重原创:关于转载

我们希望在中文环境中建立一种健康的 TrackBack 和链接机制,保证原创,并不影响传播。因此对于译文和原创文章,我们欢迎您在网站上推荐我们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图片片段,但不赞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转载。
参与讨论或通过 TrackBack 推荐:Trackback URL.

参与讨论

你的Email地址将不会被发布或透漏。 标记*的项目为必填项目。

*
*

作者 / 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