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研究 / Research

為美國科技創新鋪路的亞洲移民

電華打字機,由高仲芹發明,IBM 製造。© The Smithsonian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35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全球規模最大、最成功的電信公司之一,名字中卻帶有「鐵路」二字,這是為什麼?

我在每個學期的信息史課程中都會先用這個問題來刁難斯坦福的學生們。其中提到的電信公司是斯普林特(Sprint),全名是「南太平洋鐵路內網電信公司」(Southern Pacific Railroad Internal Networking Telecommunications)。隨後,我就會簡明扼要地普及一番關於美國通訊基建的歷史知識,而這些史實總是能讓他們大開眼界。

鐵路,以許多方式為現代美國及至全球的信息架構鋪設了第一層歷史基礎,我這樣解釋。在電報技術興起時,工程師基本上都會選擇沿着南太平洋鐵路等已經打通的鐵道線路來鋪設電報線,畢竟有現成的工程,何必再重新砍樹開路、穿河過橋呢?不久後,又有了光纖通訊,大多也以同樣的方式,沿着一百五十多年前初次聯通美國各地的火車軌道來進行基礎建設。

「鐵路是誰建的呢?」我接着問。一位學生答:「中國移民。」

油墨陷阱和它的朋友們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33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最近我看到了伊夫斯·彼得斯(Yves Peters)在推特上詢問圖中尖刺的正式名稱叫什麼,我簡短地回答了一下(劇透:這叫光陷阱!)。我覺得在這個話題上還有更多值得探索,因此決定寫點東西,不只關於光陷阱,還會包含類似的概念和造型。在字體設計師的生活中,總有那麼幾天想要就這些東西寫上個四千字,而不考慮言簡意賅。1

半個世紀後被棄用的 Vox 字體分類法,我們該如何理解它?

編者按:2021 年 4 月 27 日,ATypI(國際字體協會)正式宣布撤回其於 1962 年採納的「Vox-ATypI 字體分類系統」,並取消對其背書。當設計界再次開始討論為什麼這個分類法能使用長達半個世紀之久、其到底有什麼存在的意義和作用、而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被撤回時,我們必須先了解這個分類法的內容到底是什麼,其產生背景和適用範圍,這樣才能對其作用有更客觀的判斷。作為各種討論的起點,本站特此刊出漢儀字庫資深字體設計師張暄的演講稿,以饗讀者。

Gerrit Noordzij 九十歲了,他被奉為圭臬的著作 The Stroke 究竟說了什麼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08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荷蘭字體設計師、書法家赫里特·諾爾澤(Gerrit Noordzij, 1931–)在 1985 年出版的《筆劃:書寫的理論》(The Stroke: theory of writing)一書,可以說是對他的文字設計/書寫理論的最精簡有力的詮釋。該書翻譯成多國文字,數次重印,2019 年 4 月初又重新發行了英譯版。德國字體巨匠施比克曼(Erik Spiekermann)曾說,「誰只要對視覺語言感興趣,只要想知道文字和字體為何形態如此,就應該去讀這本 86 頁的小冊子。」諾爾澤的理論並不是是金科玉律,但讓我們來看看他為何影響如此之大。

平面設計的反主流敘事

© Aggie Toppins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19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從 2019 年包豪斯建立百年之際「包豪斯女性」被反覆追溯和討論,到國外女性設計師作品專集書目接連湧現,這股熱潮也逐漸被國內的藝術文化媒體所感知,中文圈開始積極挖掘女性藝術家、設計師的話題資源,這是值得鼓勵的好事。不過,當我們連設計批評本身都未成氣候時,怎樣的討論才更有效呢?我們是否只是在舊有的模式下,簡單地將女性和其他被忽略的設計師群體視作多樣化的代表,卻沒有改變模式本身?這要求我們認真審視平面設計的敘事方式。

他們收集「沒人要的字」,我們為此做了一本「字典」

進入 The Type 商店購買《隱字上海》

或許你曾見過這樣的畫面:在上海舊城廂的里弄深處、尚未被市容更新進度照顧到的街角,還能見到一些書寫頗為講究的手工招牌;或在已經被拆除的建築構件背後,露出了上個世紀的手繪文字,猶如考古現場般令人驚喜。然而,偶然的邂逅並不能體現這種變化的迅猛與殘酷。在上海這座日夜兼程翻新面貌的城市,街區不斷地變寬或變窄或消失,縫隙不斷地曝露或被填平,「隱字」也註定要在一段很長的時期內不斷湧現、又不斷消失。

今年,The Type 便與三位追蹤這些文字的攝影師——格里董、施佳宇、沈健文——共同製作了《隱字上海》這本小書,收錄了他們過去六七年間拍攝到的一百七十多處珍貴的「隱字現場」。

與 21 位朋友的跨年寄語

從巨大的不確鑿中開始的 2020,仍在不確鑿中結束了。漫長的一年中,疫情的反覆周折以及東西方社會議題的此起彼伏,淋漓盡致地將今日世界的聯結與分裂並行展示在我們眼前。許多事發生了,許多事停下了,許多思考也在醞釀。而思想不應當是一座孤島,因此在準備跨年小結時,編輯 Mira 把提給團隊的問題也拋給了 The Type 的新老朋友們:

2020 給你帶來影響的理念和思考是什麼?
有什麼讓你受到了啟發?

作答的有設計師,有研究者,也有教育者、寫作者、藝術與文化的觀察者與構建者。感謝他們平日對 The Type 的支持與勉勵,也感謝他們從全球不同角落給我們發來認真的回答。這些對工作、生活和社會的感悟,將陪伴我們一起步入新的開始。

Vojtěch Preissig:一名愛國者

Vojtěch Preissig 自畫像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06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西歐、尤其是德國的設計史,無論在東方還是西方都是設計史書寫的主要題材。但很少有人會去發掘歷史的另一面⸺東歐。事實上,東歐國家的設計發展史雖然與西歐不無相似之處,但因其獨特的文化、歷史和政治經濟環境而更令人尋味。設計師沃伊捷赫·普雷西格的同名傳記 Vojtěch Preissig 可以為我們打開進入東歐設計,尤其是捷克設計的大門。他是一位插畫家、藝術總監、設計教育家和字體設計師,也是一位身體力行、為捷克斯洛伐克的民族獨立和反法西斯戰爭獻出生命的愛國者。

在這裡發生、也在這裡消失的網絡藝術

Reabracadabra, Eduardo Kac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07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在過去的兩年間,數字藝術機構 Rhizome 每周都在線上展出一件網絡藝術作品,目前這個包含一百件展品的線上展覽「網絡藝術選集」(Net Art Anthology)已進入最後一個章節,逐漸接近尾聲。展出的作品時間跨度從 1986 年直到現在,包含了早期互聯網、Flash 和博客時代、後網絡藝術和社交媒體初現,以及當下極度飽和的移動應用時代。

表面上看,網絡藝術似乎比實體世界的藝術創作更民主化, 門檻和成本更低,傳播更廣,創作意圖與手段也更多元,甚至有顛覆傳統藝術機構體制的潛力。然而這種技術烏托邦的美好幻想忽略了網絡的物質性:當支撐內容的網絡協議、服務器、瀏覽器、操作系統、儲存介質被時代迅速淘汰時,依靠它們誕生的網絡藝術作品也會被動消亡。

十年磨礪之作:復刻字體 Heldane

© Klim Type Foundry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04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位於新西蘭的 Klim Type Foundry 在 2019 年 12 月發布了一款襯線字體家族 Heldane。這套字體從 2014 年正式動工,基於十六世紀荷蘭和比利時刻字工的作品而設計,特別是亨德里克·范登基爾(Hendrik Van den Keere)和西蒙·迪克林(Simon de Colines)的活字。它擁有諸多 OpenType 特性和變體字形,提供標題和內文兩種視覺優化字形,各分三個字重及配套的意大利斜體。Heldane 是 Klim 出品的襯線字體中最為野心勃勃者,創始人 Kris Sowersby 也稱其研究和設計的全程「耗費十餘年心血」。

播客 / Podcast  

字談字暢 160:六周年只是一個小段落

不知不覺《字談字暢》已六年。在播出歷程的這一段落後,我們即興聊聊段落符號 pilcrow,為下一段歷程的開始,畫上一個標點。 本期,我們將會簡析 pilcrow 的歷史淵源及其業已沒落的用法,觀察當下分段標記的演變及 pilcrow 的活用,探討作為語義結構及寫作風格的「段落」本身。

字談字暢 159:字字如啁啾

Twitter 近日啟用新品牌字體 Chirp,並調整了用戶界面的視覺設計。此番更新招致圍繞字體排印和用戶體驗的諸多批評。今天,The Type 編輯、我們的老朋友沛然做客嘉賓席,與大家一同解析新字體的細節,及其爭議背後值得思考的設計現象和行業問題。

字談字暢 158:威尼斯城樞機卿

上世紀二十年代末,蒙納英國分部出品了又一款復刻字體,風靡學術界及出版業。與諸多經典的復刻作品一樣,它源於歷史的藍本,投入後世的技術,順應其時的審美——再以文藝復興的大家命名。今天,我們照例請來主編 Rex,為大家講述名為 Bembo 的字體,及其背後源遠流長的設計故事。

字談字暢 157:隱於市的文字

一部隱於書市的影像字典,收錄一座城市被隱蔽的變遷史。今天的一小時,我們邀請編輯 Mira,為我們講述《隱字上海》的出版故事——關於作為攝影師的作者,關於成為照片的文字,關於編輯策劃,關於設計。

字談字暢 156:為啥這字體連句號都畫不圓

UPM (units per em) 是字體設計的基礎量度。作為上期節目的補充及擴展,今天我們將從幾個方面展開——基本概念、技術規範、社區討論——以供聽眾了解 UPM 相關的歷史遺留及最佳實踐。

字談字暢 155:沒有 face 的 interface 字體

應聽眾之請,本期節目將圍繞界面字體 Inter 展開。為此,我們特別邀來 Anyway.FM 主播 JJ Ying 做客嘉賓,為大家深入介紹 Inter 字體的起源故事、特殊參數和豐富特性,以及設計師拉斯穆斯·安德松的相關事迹。

字談字暢 154:本期的後六十分鐘是聽眾反饋

今天稍後的節目中,我們將重回久違的聽眾反饋環節,與大家分享五封來函及一則群聊話題。——當然首先,還是要進入本台的全球新聞版塊。

字談字暢 153:不做假名的西文設計師不是好肥宅

承接上期,我們特別邀請到漢儀玄宋項目的另一位重要設計師張暄,為我們解密玄宋家族的另一面——漢字之外的字符字形,OpenType 排版特性,以及這些設計背後的理念、意圖和不易為人所知的創作歷程。

字談字暢 152:黑而赤者為玄

漢儀玄宋是朱志偉先生最新完成的宋體作品,也是朱先生與漢儀團隊歷時五年多打磨而成的書籍正文宋體家族。在這套字體家族立項、設計、調整直至最終完成的過程里,包含着主創者的諸多心得,以及團隊協作的幕後故事。

今天,我們有幸邀請到朱先生本人,向大家介紹玄宋家族如何重新思考書籍正文字體的本質,以求更好地為中文閱讀者服務。

字談字暢 151:Vox 更像是個背鍋的

Maximilien Vox 在 1954 年設計的字體分類法——後來的 Vox-ATypI 分類法——在經歷行業標準背書、備受學術質疑直至最終被 ATypI 棄用,可說是幾番波折。在 Vox 分類法成為過去式的今日,我們或許得以更好地審視它。故此,我們邀請資深字體設計師張暄,為我們詳細解讀這套分類法,探討其實用的價值及存在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