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研究 / Research

油墨陷阱和它的朋友們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33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最近我看到了伊夫斯·彼得斯(Yves Peters)在推特上詢問圖中尖刺的正式名稱叫什麼,我簡短地回答了一下(劇透:這叫光陷阱!)。我覺得在這個話題上還有更多值得探索,因此決定寫點東西,不只關於光陷阱,還會包含類似的概念和造型。在字體設計師的生活中,總有那麼幾天想要就這些東西寫上個四千字,而不考慮言簡意賅。1

半個世紀後被棄用的 Vox 字體分類法,我們該如何理解它?

編者按:2021 年 4 月 27 日,ATypI(國際字體協會)正式宣布撤回其於 1962 年採納的「Vox-ATypI 字體分類系統」,並取消對其背書。當設計界再次開始討論為什麼這個分類法能使用長達半個世紀之久、其到底有什麼存在的意義和作用、而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被撤回時,我們必須先了解這個分類法的內容到底是什麼,其產生背景和適用範圍,這樣才能對其作用有更客觀的判斷。作為各種討論的起點,本站特此刊出漢儀字庫資深字體設計師張暄的演講稿,以饗讀者。

Gerrit Noordzij 九十歲了,他被奉為圭臬的著作 The Stroke 究竟說了什麼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08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荷蘭字體設計師、書法家赫里特·諾爾澤(Gerrit Noordzij, 1931–)在 1985 年出版的《筆劃:書寫的理論》(The Stroke: theory of writing)一書,可以說是對他的文字設計/書寫理論的最精簡有力的詮釋。該書翻譯成多國文字,數次重印,2019 年 4 月初又重新發行了英譯版。德國字體巨匠施比克曼(Erik Spiekermann)曾說,「誰只要對視覺語言感興趣,只要想知道文字和字體為何形態如此,就應該去讀這本 86 頁的小冊子。」諾爾澤的理論並不是是金科玉律,但讓我們來看看他為何影響如此之大。

平面設計的反主流敘事

© Aggie Toppins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19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從 2019 年包豪斯建立百年之際「包豪斯女性」被反覆追溯和討論,到國外女性設計師作品專集書目接連湧現,這股熱潮也逐漸被國內的藝術文化媒體所感知,中文圈開始積極挖掘女性藝術家、設計師的話題資源,這是值得鼓勵的好事。不過,當我們連設計批評本身都未成氣候時,怎樣的討論才更有效呢?我們是否只是在舊有的模式下,簡單地將女性和其他被忽略的設計師群體視作多樣化的代表,卻沒有改變模式本身?這要求我們認真審視平面設計的敘事方式。

他們收集「沒人要的字」,我們為此做了一本「字典」

進入 The Type 商店購買《隱字上海》

或許你曾見過這樣的畫面:在上海舊城廂的里弄深處、尚未被市容更新進度照顧到的街角,還能見到一些書寫頗為講究的手工招牌;或在已經被拆除的建築構件背後,露出了上個世紀的手繪文字,猶如考古現場般令人驚喜。然而,偶然的邂逅並不能體現這種變化的迅猛與殘酷。在上海這座日夜兼程翻新面貌的城市,街區不斷地變寬或變窄或消失,縫隙不斷地曝露或被填平,「隱字」也註定要在一段很長的時期內不斷湧現、又不斷消失。

今年,The Type 便與三位追蹤這些文字的攝影師——格里董、施佳宇、沈健文——共同製作了《隱字上海》這本小書,收錄了他們過去六七年間拍攝到的一百七十多處珍貴的「隱字現場」。

與 21 位朋友的跨年寄語

從巨大的不確鑿中開始的 2020,仍在不確鑿中結束了。漫長的一年中,疫情的反覆周折以及東西方社會議題的此起彼伏,淋漓盡致地將今日世界的聯結與分裂並行展示在我們眼前。許多事發生了,許多事停下了,許多思考也在醞釀。而思想不應當是一座孤島,因此在準備跨年小結時,編輯 Mira 把提給團隊的問題也拋給了 The Type 的新老朋友們:

2020 給你帶來影響的理念和思考是什麼?
有什麼讓你受到了啟發?

作答的有設計師,有研究者,也有教育者、寫作者、藝術與文化的觀察者與構建者。感謝他們平日對 The Type 的支持與勉勵,也感謝他們從全球不同角落給我們發來認真的回答。這些對工作、生活和社會的感悟,將陪伴我們一起步入新的開始。

Vojtěch Preissig:一名愛國者

Vojtěch Preissig 自畫像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06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西歐、尤其是德國的設計史,無論在東方還是西方都是設計史書寫的主要題材。但很少有人會去發掘歷史的另一面⸺東歐。事實上,東歐國家的設計發展史雖然與西歐不無相似之處,但因其獨特的文化、歷史和政治經濟環境而更令人尋味。設計師沃伊捷赫·普雷西格的同名傳記 Vojtěch Preissig 可以為我們打開進入東歐設計,尤其是捷克設計的大門。他是一位插畫家、藝術總監、設計教育家和字體設計師,也是一位身體力行、為捷克斯洛伐克的民族獨立和反法西斯戰爭獻出生命的愛國者。

在這裡發生、也在這裡消失的網絡藝術

Reabracadabra, Eduardo Kac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07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在過去的兩年間,數字藝術機構 Rhizome 每周都在線上展出一件網絡藝術作品,目前這個包含一百件展品的線上展覽「網絡藝術選集」(Net Art Anthology)已進入最後一個章節,逐漸接近尾聲。展出的作品時間跨度從 1986 年直到現在,包含了早期互聯網、Flash 和博客時代、後網絡藝術和社交媒體初現,以及當下極度飽和的移動應用時代。

表面上看,網絡藝術似乎比實體世界的藝術創作更民主化, 門檻和成本更低,傳播更廣,創作意圖與手段也更多元,甚至有顛覆傳統藝術機構體制的潛力。然而這種技術烏托邦的美好幻想忽略了網絡的物質性:當支撐內容的網絡協議、服務器、瀏覽器、操作系統、儲存介質被時代迅速淘汰時,依靠它們誕生的網絡藝術作品也會被動消亡。

十年磨礪之作:復刻字體 Heldane

© Klim Type Foundry

本文為會員專刊 T 04 內容試讀。成為 The Type 會員,每月收取會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會員 »

位於新西蘭的 Klim Type Foundry 在 2019 年 12 月發布了一款襯線字體家族 Heldane。這套字體從 2014 年正式動工,基於十六世紀荷蘭和比利時刻字工的作品而設計,特別是亨德里克·范登基爾(Hendrik Van den Keere)和西蒙·迪克林(Simon de Colines)的活字。它擁有諸多 OpenType 特性和變體字形,提供標題和內文兩種視覺優化字形,各分三個字重及配套的意大利斜體。Heldane 是 Klim 出品的襯線字體中最為野心勃勃者,創始人 Kris Sowersby 也稱其研究和設計的全程「耗費十餘年心血」。

透明、無菌、純粹:現代主義設計的秩序迷戀

Revista Nacional de Arquitectura, No. 126, 1952
Read the English version on our Medium page.

「透明性」的概念,平面和工業設計師們都並不陌生。這個說法在平面設計里或可追溯至上世紀早期由沃德(Beatrice Warde)撰寫的《論水晶高腳杯,或印刷應當隱形》(The Crystal Goblet, or Printing Should be Invisible)一文,又或者是世紀中期各路現代主義大師們反覆念叨的、作為信息載體的排版設計的所謂「中立性」(neutrality)。在工業設計上,這個概念則更加爛大街:自盧斯(Adolf Loos)發表《裝飾與罪惡》後,對透明性的追崇似乎愈演愈烈,終於演化成以烏爾姆設計學院(HfG Ulm)為中心的「形式追隨功能」。借 Hi-ID 博客一語,透明性是通過構建邏輯和使用者心目中的內外一致性(integrity)來達成的,即不僅要達到「看得透」的物理透明性,還要做到「構造符合簡單邏輯、能被方便抽象理解」的現象透明性。

但若要深究設計師對透明性如痴如醉的來源,恐怕還得回到建築。克羅米娜(Beatriz Colomina)在《X 射線建築》(X-Ray Architecture)一書中提到,玻璃為上世紀早期建築帶來的透明性,是一種全新的感官體驗: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在 1921 年做的弗雷德里希街大樓(Friedrichstrasse Skyscraper)方案中,對「鋼架結構為骨、玻璃為皮」的渴望就流露得無比清晰。同時,對透明性本身的迷戀可能還來自於一個意外的因素:當時肆虐歐洲的肺結核,以及同一時期出現的 X 射線成像技術。任何遮擋和障礙都會在 X 光機的鏡頭面前消失,僅將留下射線不可穿透的內臟器官。而密斯的 1921 年草圖,則像極了一張給某種「高樓原型」拍的 X 光片。玻璃在與具有穿透力的視線聯姻之後,成為了某種「建築 X 光」,從此與醫療和救命結下深遠的關係。

播客 / Podcast  

字談字暢 153:不做假名的西文設計師不是好肥宅

承接上期,我們特別邀請到漢儀玄宋項目的另一位重要設計師張暄,為我們解密玄宋家族的另一面——漢字之外的字符字形,OpenType 排版特性,以及這些設計背後的理念、意圖和不易為人所知的創作歷程。

字談字暢 152:黑而赤者為玄

漢儀玄宋是朱志偉先生最新完成的宋體作品,也是朱先生與漢儀團隊歷時五年多打磨而成的書籍正文宋體家族。在這套字體家族立項、設計、調整直至最終完成的過程里,包含着主創者的諸多心得,以及團隊協作的幕後故事。

今天,我們有幸邀請到朱先生本人,向大家介紹玄宋家族如何重新思考書籍正文字體的本質,以求更好地為中文閱讀者服務。

字談字暢 151:Vox 更像是個背鍋的

Maximilien Vox 在 1954 年設計的字體分類法——後來的 Vox-ATypI 分類法——在經歷行業標準背書、備受學術質疑直至最終被 ATypI 棄用,可說是幾番波折。在 Vox 分類法成為過去式的今日,我們或許得以更好地審視它。故此,我們邀請資深字體設計師張暄,為我們詳細解讀這套分類法,探討其實用的價值及存在的問題。

字談字暢 150:泰晤士上新羅馬

在 Plantin 的故事之後,我們自然也不能略過與其頗有淵源的另一款經典西文字體。它為特定媒介、特定用途而問世,其後卻風靡歐美乃至全球,成為可能是至今最知名的西文襯線體——Times New Roman。

今天,Rex 將在倫敦(的衣櫃里)為我們講述倫敦昔日報社裡的字體故事。

字談字暢 149:三地展覽看字來

踏青看展意猶未盡。今天的節目里,我們將繼續盤點另外三場值得關注的展覽。它們有的關於歷史,有的關於當下,有的側重技術文明,有的側重設計理念;各自間接或直接地向我們展示了字體排印過去的遺存、當下的成果及未來潛在的可能。

字談字暢 148:博物字(三)市谷之杜時鐘台

在鐘樓也是能看活字印刷展覽的。

今天我們重啟闊別已久的「博物字」系列節目,與友台主播小愛一同走進東京「市谷之森·書與活字館」,觀摩來自 DNP 及其前身秀英舍的活字印刷遺產。

字談字暢 147:Kerning Panic·字談字串(十)宗師級程序員的排印解決方案

TeX,一套時下日趨小眾的排版系統,歷史源遠流長,社區積澱豐厚。其初代開發者更是計算機科學界的傳奇宗師。今天我們與久別的友台主播重聚,再續「字談字串」第十回——閑話宗師級程序員的排印解決方案。

字談字暢 146:書名號居然是個九〇後

書名號是當下漢語書寫系統中重要的標點符號之一。它從相關標點分化而來、推廣運用以至逐漸標準化的過程,是一段頗為有趣的歷史。本期節目,我們將嘗試追溯其來源,辨析其用法,進一步理解書名號本身,及與之相關的諸個標點符號。

字談字暢 145:Plantin 並不是普朗坦設計的

新春佳節的餘韻里,我們邀請主編 Rex 繼續為大家講述經典字體背後的故事。本期的主角是 Plantin,以十六世紀的普朗坦為名、格朗容作品為藍本,在二十世紀初設計而成的復刻襯線體代表作。

字談字暢 144:CSS 中文排版的十年跬步

延續兩周前的話題,嘉賓 Bobby 將繼續與我們進一步討論與中文排版相關的 CSS 特性。此外,我們今天還有幸同時邀請到 Firefox 貢獻者 Xidorn。

本期節目將側重介紹這些 CSS 標準的歷史和進展,以及它們在瀏覽器中的實作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