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

研究 / Research

城市字體考現學:招牌製作指南

編者按:近期我們以「城市字體觀察」這一話題開展了多方面的探討,從尋找上海「印」跡的城市漫步,到對亞洲城市招牌進行初步觀察後的備忘錄,從厲致謙等設計師與文化學者發起的「城市字體觀察學會」,到鬆散而活躍的「上海字跡」小組……公共空間的文字設計,這個鮮活、真切的課題正引起越來越多人的關注。近日在上海衡山·和集舉行的「字體漫遊」攝影展以及「城市招牌考現學」講座,也分享了這些實踐的初步收穫。本文包括了厲致謙在講座中展示的部分內容。

城市是人類聚居的場所,沒有人的城市,只能稱為鬼城。城市中形形色色的人,每天都在發出形形色色的聲音與信息。一座沒有聲音的城市,恐怕會比鬼城更讓人感到毛骨悚然吧。除去沉默的建築與基礎設施,城市空間中的不同文字,代表了種種無聲之聲。我們也許從來對它們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但我們的確離不開:「這裡是……」「那個方向有……」「……歡迎你」「請勿……」「對不起……」「開放的時間是……」「這條路的規則是……」「我們的營生是……」「品類和價格是……」「請注意……」「樹立……」「弘揚……」「學習……」「……夢」……

城市中的文字大體可以分為兩類:公共性的與個體性的。道路、車站、機場、公交系統、電網、市政、公園裡出現的文字、宣傳標語等,屬於前者。機構或企業標牌、商號招牌、廣告、私人空間的提示語、個人製作的臨時性字牌等,則屬於後者。它們構建出這個時代獨特的城市景觀,讓城市與人在空間與時間中展開無聲的溝通,映射、交響出市民當下的生活。

字體漫遊:上海城市字體觀察攝影展

城市是人類聚居的場所,除去沉默的建築與街道,城市空間的文字,代表了各種無聲之聲。我們也許從來對它們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但我們的確離不開:

「這裡是……」
「那個方向有……」
「……歡迎你」
「請勿……」
「開放的時間是……」
「這條路的規劃是……」
「我們的營生是……」
「品類和價格是……」
「請注意……」
「樹立……」
「弘揚……」
「學習……」
「……夢」

城市字體不僅構建出一種獨特的城市景觀,也是無聲卻有效的溝通方式,映射、交響出市民的生活。「字體漫遊」邀請你一起,以城市字體觀察學為方法,體察我們生活着的這座城市中的別樣風景。

字體漫遊 —— 上海城市字體觀察攝影展

  • 時間:2018.3.5 – 4.2
  • 地點:上海市衡山路 880 號衡山·和集 Dr. White 2F、3F

開幕講座:城市招牌考現學

  • 時間:2018.3.12(周一)19:00–21:00
  • 地點:衡山·和集 Dr. White 3F

全角半角碎碎念

五號字鉛空幾種。中間為五號全身空,往左上為五號的半身(對開,或稱二分)、四分空;往右上為五號的二倍、三倍、四倍空。字腹上的缺刻證明了它們都是活字材料而不是普通的鉛塊。

「孔雀計劃:中文字體排印的思路」系列倡導從中文出發、以中文的思維方式討論中文排版。在開啟中文排版里關於避頭尾方式、所謂「標點擠壓」調整的討論之前,筆者在本文里重點闡述了一些需要明確的前提概念,作為之後討論的基礎。

「所以說,『全角空』並不總是固定 1 em 大小呀!如果你們不拋棄這個固有觀念,就沒辦法再談下去了!」

行行當機不立斷

葉聖陶等合編《開明新編國文讀本》(注釋本甲種第四冊),開明書店,1948 年第三版,上海福州路。(圖片來源:台灣華文電子書庫)

「孔雀計劃:中文字體排印的思路」系列倡導從中文出發、以中文的思維方式討論中文排版。精妙的中文排版並不僅僅是「標點懸掛」那樣的小技巧,而是一個有設計邏輯的系統。在本篇里,筆者着重討論一個大家容易忽略的中文換行問題。

談到中文排版的換行問題,大家可能首先會想到避頭尾規則。由於避頭尾涉及到標點,筆者會另文敘述。在本篇里,筆者通過兩個實例,聚焦中文排版中標點以外的換行問題,挖掘一下那些容易被忽視的中文排版需求。

謝梅耶夫們的時代:包豪斯的形象架空與美國冷戰現代主義

編者按:對設計史的回望,不只是對設計大師、標誌性作品的列表式、圖流式總結,也不應止步於單一敘事基調下對某一時代的感懷。當我們向包豪斯、現代主義、商業設計傳奇投去崇敬的目光時,不妨深究一番它們在所處時代中扮演的真實角色。

2017 年 12 月 4 日,俄裔美籍設計師伊萬·謝梅耶夫(Ivan Cherma­yeff)在紐約家中逝世,享年 85 歲。

中國讀者對謝梅耶夫這個名字可能不太熟悉,但多少都見過他經手的作品。謝梅耶夫在 1957 年與他的同學湯瑪斯·蓋式瑪(Thomas Geismar)成立平面設計事務所 Chermayeff & Geismar,自此踏上了平面設計歷史上的傳奇之路。Chermayeff & Geismar 的作品在美國的大街小巷隨處可見:摩根大通銀行的藍色八角形、國家地理雜誌的黃方框、NBC 的七彩孔雀、美國公共廣播電視公司(PBS)的正負人頭像、美國環境保護署(EPA)的花瓣、美國兩百年國慶的紅藍星……甚至他們曇花一現的作品、泛美航空的視覺識別系統,到現在也是設計師收藏的熱門對象。這些視覺識別系統和 logo 超越了那個時代的當下。謝梅耶夫和蓋式瑪也不僅僅是兩位設計師,而成為了那個時代視覺集體記憶的締造者。

如果讀者以為伊萬·謝梅耶夫是一個白手起家的勵志典型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城市字體觀察:招牌備忘錄

香港旺角街頭布局各異的招牌

招牌組成了城市的文字風景,一朝一夕見證了城市歷史,一角一隅佔據了城市空間,一筆一畫描繪了視覺文化。然而招牌也正在面臨消逝的危機,北京的一紙拆除令引起諸多熱議,熱潮褪去,人們或許只能憶起這場口水之仗,卻來不及留意真正的招牌風景。「城市招牌備忘錄」,謹以慰藉當代人的城市鄉愁。

從「貂明朝」看字體開發新趨勢

2017 年 11 月 28 日在日本橫濱開幕的 Adobe MAX Japan 2017 活動上正式發布了 Adobe 公司製作的最新字體「貂明朝」,而其官方博客起的標題也是《貂明朝進入日文字體的全新領域》。筆者有幸在現場參與了新聞發布會的全過程,並與製作團隊進行了深入交流,在此就和大家一起來深入探討分析一下這款字所謂的「新領域」到底意味着什麼,相信這對於同屬東亞的中文字體開發者們也有很深的借鑒意義。

中文排版的最大迷思:標點懸掛

古登堡《四十二行聖經》。其中可以看到大量類似「標點懸掛」的處理。

「孔雀計劃:中文字體排印的思路」系列倡導從中文出發、以中文的思維方式討論中文排版。精妙的中文排版並不僅僅是「標點懸掛」那樣的小技巧,而是一個有設計邏輯的系統。在本篇里,筆者以對比的方式,嘗試深度挖掘中文字體排印的本質。

在上篇文章《「中西之別」重考》的導語里,筆者曾插了一句「中文排版不僅僅是『標點懸掛』那樣的小技巧」而沒有具體展開。其實,正如導語所述,中文排版需要的是一個有設計邏輯的系統,而標點懸掛僅僅是其中的一項,頂多只能算是優秀中文排版里的一個「充分非必要」條件。

近年來,隨着電子閱讀的發展,中文排版再次引起眾人的關注,其中也包括一些非設計行業的工程師和愛好者。而一些新近誕生的電子閱讀器在宣傳自己排版功能的同時,也助長了中文排版中的一大迷思——「標點懸掛」。甚至有一些簡陋的電子書排版引擎,僅實現了這一項功能,就被譽為「排版設計最好的電子書」。我熟悉的一位設計師曾經說過,標點懸掛「可以說是討好外行人的神器」,因為它功能突出、簡單易懂。

這種的片面的審美情趣,甚至蔓延到了一些專業的平面設計師和書籍設計師群體里。如今談排版,似乎一說「我們都做了標點懸掛呢」就成了精緻排版的代名詞,似乎所有排版問題一懸掛都不見了。

雙語標準字:思路與實踐

「雙語標準字」是駐紐約設計師廖恬敏(Tien-Min Liao)在 2016 年開始的研究計劃,探討文字在不同語言中如何通過視覺形態傳達一致的個性。廖生於台灣,在研究所畢業後在紐約的品牌設計公司 Siegel+Gale 工作多年,擔任資深設計師,期間有機會參與多項跨國品牌系統設計及標準字設計。工作同時,也在庫柏藝術學院進修字體設計,畢業於 Type@Cooper 字體設計學程。

本文組織於「雙語標準字」網站,由設計師本人撰寫項目的思路和實踐所得。本文由作者授權轉載。

「雙語標準字」計劃是一系列歐文—漢字雙語標準字的風格對應討論,目前收錄了 50 多組樣例,以及反覆修正過程中所得到的製作筆記。

這些雙語標準字的對應關係並不適用為系統性的內文字體設計建議,而是 “TYPE (type)” 及「字」兩者之間「特製」的結果 1。由於兩種文字在傳統上所使用的繪製工具不同、文字結構也截然不同,「雙語標準字」有時候是相互協調退讓的結果,為的是能夠展現出相同的性格與特色。可以說每一組雙語標準字都是獨一特例,也非唯一的解決方法。這裡討論的雙語標準字是特指兩種語言都能扮演傳達品牌性格、並且能發揮一樣程度重要性的設計,而不討論以其中一種語言為主、另一種語言僅作為標註用途的標準字。

新浪潮設計:離經叛道的朋克設計師們

Wolfgang Weingart 海報設計

對特定時期的設計風潮的理解往往離不開對當時的時代背景以及時代趨勢的追溯,歷史巨輪循環往複間常有相似趨勢以及離經叛道者的探索。1960 至 70 年代,崇尚簡約、理性、網格設計的瑞士國際主義設計風格(International Typographic Desgin / Swiss Design)風靡全球,其影響力跨越空間,從歐洲蔓延到美洲,成為當時商業設計中最流行的設計風格;同時也跨越時間,當時的設計成果在當下日常生活中也隨處可見,公共交通系統的標識,跨國企業視覺識別系統,還有手機、電腦等人機交互界面。

現代化的風格——無襯線字體、乾淨利落的幾何構成、遵循優美比例的網格系統、整齊劃一的品牌標識,對一些設計師來說,卻是一種無聊中庸。1970 年代開始,一批教育者、設計師、藝術家打破嚴謹、理性的網格,對圖像、文字排版進行實驗性探索,進一步探索美與丑之間的動態的平衡。這是新浪潮設計的歷史背景,這種風格興起之時正是朋克文化滲透各種文化領域之時,其精神內核也是源自朋克精神的質疑與反叛,因此又稱為瑞士朋克風格(Swiss Punk)1

播客 / Podcast  

字談字暢 190:「我在 ATypI 演講里放暴論」

ATypI Tech Talks 2022 於上月舉辦,中國講者許夢蕾和殷葉航在會上發表了字體排印領域的學術研究。本期節目,有幸請到兩位做客嘉賓,圍繞 ATypI 的演講主題,暢談中文字體設計及技術的相關問題。

字談字暢 189:十二部委聯合發文指定的標點

間隔號,一個易被忽視卻又必不可少的中文標點符號。本期節目,我們將梳理間隔號的歷史來源、語義作用、排版規則,以及在信息可交換的背景下,這一符號所涉及的技術問題及應對現狀。

字談字暢 188:輪胎廠商的字體就一定要正圓么

本期節目將圍繞上季度以來的字體排印近聞,回顧值得關注的出版物、學術會議、眾籌活動等。同時,我們將着眼於一系列汽車品牌字體的定製項目,對比介紹各家解決方案的特點。

字談字暢 187:波士頓旁快樂佬

威廉·亞迪遜·德威金斯,高產且多面的設計師和藝術家,於其人生的後半段,為二十世紀上半葉的美國字體設計,注入了獨具一格的創造力。今天老朋友沛然做客嘉賓,為大家介紹德威金斯富於活力的生平事迹及字體作品,及其在字體之外的有趣創作。

字談字暢 186:《中文排版需求》的進展

W3C 2022 年度全球技術大會中國會場「新一代 Web 技術標準論壇」於 9 月 6 日、7 日在杭州舉辦。本台主播錢爭予應邀分享《中文排版需求》的工作進展。今天的節目將播出現場錄音,以饗未能參會的聽眾。

字談字暢 185:山外有山,字外有字

正如上期節目所說,編碼字符集標準的更新,不能即刻解決生僻字難以顯示的問題。而在計算機中輸入並展示生僻字,以及其他特殊字符、特殊字形的需求,則長期存在。如何在「信息交換」的前提下去應對這個問題?——今天的一小時,我們就結合聽眾來信的相關疑問,嘗試解答。

字談字暢 184:十七年等一回

時隔十七年,GB 18030—2022 獲批面世。此番更新後,這份中文編碼字符集的國家標準有哪些變化,業界字體產品的現狀與新標準之間存在哪些差距?——本期節目,我們將逐一解讀。

字談字暢 183:康熙怎麼又來了

一則微博熱搜,巧合地讓 Unicode 康熙部首區塊中的字符進入較大範圍的公眾討論。本期節目,我們將回溯 Unicode 康熙部首相關的背景信息,梳理康熙部首在日常應用中可能牽涉的字體排印問題。

字談字暢 182:「要保留文字,最好還是刻在石頭上」

Type 1 字體的發展及應用歷程,即將告一段落。今天的節目,我們結合聽眾來信提出的疑問,回顧 Type 1 及相關字體技術的歷史,簡析 Adobe 停止支持該字體格式後可能帶來的影響。

字談字暢 181:「要是我來評這就是全場大獎了」

本期節目將繼續為大家介紹 GRANSHAN 2021/22 的獲獎作品。今天,我們特別邀來老朋友、資深字體設計師張暄做客嘉賓,從不同的視角品評不同語言文字、不同文化背景的字體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