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研究 / Research

油墨陷阱和它的朋友们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33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最近我看到了伊夫斯·彼得斯(Yves Peters)在推特上询问图中尖刺的正式名称叫什么,我简短地回答了一下(剧透:这叫光陷阱!)。我觉得在这个话题上还有更多值得探索,因此决定写点东西,不只关于光陷阱,还会包含类似的概念和造型。在字体设计师的生活中,总有那么几天想要就这些东西写上个四千字,而不考虑言简意赅。1

半个世纪后被弃用的 Vox 字体分类法,我们该如何理解它?

编者按:2021 年 4 月 27 日,ATypI(国际字体协会)正式宣布撤回其于 1962 年采纳的「Vox-ATypI 字体分类系统」,并取消对其背书。当设计界再次开始讨论为什么这个分类法能使用长达半个世纪之久、其到底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和作用、而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被撤回时,我们必须先了解这个分类法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其产生背景和适用范围,这样才能对其作用有更客观的判断。作为各种讨论的起点,本站特此刊出汉仪字库资深字体设计师张暄的演讲稿,以飨读者。

Gerrit Noordzij 九十岁了,他被奉为圭臬的著作 The Stroke 究竟说了什么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08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荷兰字体设计师、书法家赫里特·诺尔泽(Gerrit Noordzij, 1931–)在 1985 年出版的《笔划:书写的理论》(The Stroke: theory of writing)一书,可以说是对他的文字设计/书写理论的最精简有力的诠释。该书翻译成多国文字,数次重印,2019 年 4 月初又重新发行了英译版。德国字体巨匠施比克曼(Erik Spiekermann)曾说,「谁只要对视觉语言感兴趣,只要想知道文字和字体为何形态如此,就应该去读这本 86 页的小册子。」诺尔泽的理论并不是是金科玉律,但让我们来看看他为何影响如此之大。

平面设计的反主流叙事

© Aggie Toppins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19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从 2019 年包豪斯建立百年之际「包豪斯女性」被反复追溯和讨论,到国外女性设计师作品专集书目接连涌现,这股热潮也逐渐被国内的艺术文化媒体所感知,中文圈开始积极挖掘女性艺术家、设计师的话题资源,这是值得鼓励的好事。不过,当我们连设计批评本身都未成气候时,怎样的讨论才更有效呢?我们是否只是在旧有的模式下,简单地将女性和其他被忽略的设计师群体视作多样化的代表,却没有改变模式本身?这要求我们认真审视平面设计的叙事方式。

他们收集「没人要的字」,我们为此做了一本「字典」

进入 The Type 商店购买《隐字上海》

或许你曾见过这样的画面:在上海旧城厢的里弄深处、尚未被市容更新进度照顾到的街角,还能见到一些书写颇为讲究的手工招牌;或在已经被拆除的建筑构件背后,露出了上个世纪的手绘文字,犹如考古现场般令人惊喜。然而,偶然的邂逅并不能体现这种变化的迅猛与残酷。在上海这座日夜兼程翻新面貌的城市,街区不断地变宽或变窄或消失,缝隙不断地曝露或被填平,「隐字」也注定要在一段很长的时期内不断涌现、又不断消失。

今年,The Type 便与三位追踪这些文字的摄影师——格里董、施佳宇、沈健文——共同制作了《隐字上海》这本小书,收录了他们过去六七年间拍摄到的一百七十多处珍贵的「隐字现场」。

与 21 位朋友的跨年寄语

从巨大的不确凿中开始的 2020,仍在不确凿中结束了。漫长的一年中,疫情的反复周折以及东西方社会议题的此起彼伏,淋漓尽致地将今日世界的联结与分裂并行展示在我们眼前。许多事发生了,许多事停下了,许多思考也在酝酿。而思想不应当是一座孤岛,因此在准备跨年小结时,编辑 Mira 把提给团队的问题也抛给了 The Type 的新老朋友们:

2020 给你带来影响的理念和思考是什么?
有什么让你受到了启发?

作答的有设计师,有研究者,也有教育者、写作者、艺术与文化的观察者与构建者。感谢他们平日对 The Type 的支持与勉励,也感谢他们从全球不同角落给我们发来认真的回答。这些对工作、生活和社会的感悟,将陪伴我们一起步入新的开始。

Vojtěch Preissig:一名爱国者

Vojtěch Preissig 自画像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06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西欧、尤其是德国的设计史,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是设计史书写的主要题材。但很少有人会去发掘历史的另一面⸺东欧。事实上,东欧国家的设计发展史虽然与西欧不无相似之处,但因其独特的文化、历史和政治经济环境而更令人寻味。设计师沃伊捷赫·普雷西格的同名传记 Vojtěch Preissig 可以为我们打开进入东欧设计,尤其是捷克设计的大门。他是一位插画家、艺术总监、设计教育家和字体设计师,也是一位身体力行、为捷克斯洛伐克的民族独立和反法西斯战争献出生命的爱国者。

在这里发生、也在这里消失的网络艺术

Reabracadabra, Eduardo Kac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07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在过去的两年间,数字艺术机构 Rhizome 每周都在线上展出一件网络艺术作品,目前这个包含一百件展品的线上展览「网络艺术选集」(Net Art Anthology)已进入最后一个章节,逐渐接近尾声。展出的作品时间跨度从 1986 年直到现在,包含了早期互联网、Flash 和博客时代、后网络艺术和社交媒体初现,以及当下极度饱和的移动应用时代。

表面上看,网络艺术似乎比实体世界的艺术创作更民主化, 门槛和成本更低,传播更广,创作意图与手段也更多元,甚至有颠覆传统艺术机构体制的潜力。然而这种技术乌托邦的美好幻想忽略了网络的物质性:当支撑内容的网络协议、服务器、浏览器、操作系统、储存介质被时代迅速淘汰时,依靠它们诞生的网络艺术作品也会被动消亡。

十年磨砺之作:复刻字体 Heldane

© Klim Type Foundry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04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位于新西兰的 Klim Type Foundry 在 2019 年 12 月发布了一款衬线字体家族 Heldane。这套字体从 2014 年正式动工,基于十六世纪荷兰和比利时刻字工的作品而设计,特别是亨德里克·范登基尔(Hendrik Van den Keere)和西蒙·迪克林(Simon de Colines)的活字。它拥有诸多 OpenType 特性和变体字形,提供标题和内文两种视觉优化字形,各分三个字重及配套的意大利斜体。Heldane 是 Klim 出品的衬线字体中最为野心勃勃者,创始人 Kris Sowersby 也称其研究和设计的全程「耗费十余年心血」。

透明、无菌、纯粹:现代主义设计的秩序迷恋

Revista Nacional de Arquitectura, No. 126, 1952
Read the English version on our Medium page.

「透明性」的概念,平面和工业设计师们都并不陌生。这个说法在平面设计里或可追溯至上世纪早期由沃德(Beatrice Warde)撰写的《论水晶高脚杯,或印刷应当隐形》(The Crystal Goblet, or Printing Should be Invisible)一文,又或者是世纪中期各路现代主义大师们反复念叨的、作为信息载体的排版设计的所谓「中立性」(neutrality)。在工业设计上,这个概念则更加烂大街:自卢斯(Adolf Loos)发表《装饰与罪恶》后,对透明性的追崇似乎愈演愈烈,终于演化成以乌尔姆设计学院(HfG Ulm)为中心的「形式追随功能」。借 Hi-ID 博客一语,透明性是通过构建逻辑和使用者心目中的内外一致性(integrity)来达成的,即不仅要达到「看得透」的物理透明性,还要做到「构造符合简单逻辑、能被方便抽象理解」的现象透明性。

但若要深究设计师对透明性如痴如醉的来源,恐怕还得回到建筑。克罗米娜(Beatriz Colomina)在《X 射线建筑》(X-Ray Architecture)一书中提到,玻璃为上世纪早期建筑带来的透明性,是一种全新的感官体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在 1921 年做的弗雷德里希街大楼(Friedrichstrasse Skyscraper)方案中,对「钢架结构为骨、玻璃为皮」的渴望就流露得无比清晰。同时,对透明性本身的迷恋可能还来自于一个意外的因素:当时肆虐欧洲的肺结核,以及同一时期出现的 X 射线成像技术。任何遮挡和障碍都会在 X 光机的镜头面前消失,仅将留下射线不可穿透的内脏器官。而密斯的 1921 年草图,则像极了一张给某种「高楼原型」拍的 X 光片。玻璃在与具有穿透力的视线联姻之后,成为了某种「建筑 X 光」,从此与医疗和救命结下深远的关系。

播客 / Podcast  

字谈字畅 153:不做假名的西文设计师不是好肥宅

承接上期,我们特别邀请到汉仪玄宋项目的另一位重要设计师张暄,为我们解密玄宋家族的另一面——汉字之外的字符字形,OpenType 排版特性,以及这些设计背后的理念、意图和不易为人所知的创作历程。

字谈字畅 152:黑而赤者为玄

汉仪玄宋是朱志伟先生最新完成的宋体作品,也是朱先生与汉仪团队历时五年多打磨而成的书籍正文宋体家族。在这套字体家族立项、设计、调整直至最终完成的过程里,包含着主创者的诸多心得,以及团队协作的幕后故事。

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朱先生本人,向大家介绍玄宋家族如何重新思考书籍正文字体的本质,以求更好地为中文阅读者服务。

字谈字畅 151:Vox 更像是个背锅的

Maximilien Vox 在 1954 年设计的字体分类法——后来的 Vox-ATypI 分类法——在经历行业标准背书、备受学术质疑直至最终被 ATypI 弃用,可说是几番波折。在 Vox 分类法成为过去式的今日,我们或许得以更好地审视它。故此,我们邀请资深字体设计师张暄,为我们详细解读这套分类法,探讨其实用的价值及存在的问题。

字谈字畅 150:泰晤士上新罗马

在 Plantin 的故事之后,我们自然也不能略过与其颇有渊源的另一款经典西文字体。它为特定媒介、特定用途而问世,其后却风靡欧美乃至全球,成为可能是至今最知名的西文衬线体——Times New Roman。

今天,Rex 将在伦敦(的衣柜里)为我们讲述伦敦昔日报社里的字体故事。

字谈字畅 149:三地展览看字来

踏青看展意犹未尽。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将继续盘点另外三场值得关注的展览。它们有的关于历史,有的关于当下,有的侧重技术文明,有的侧重设计理念;各自间接或直接地向我们展示了字体排印过去的遗存、当下的成果及未来潜在的可能。

字谈字畅 148:博物字(三)市谷之杜时钟台

在钟楼也是能看活字印刷展览的。

今天我们重启阔别已久的「博物字」系列节目,与友台主播小爱一同走进东京「市谷之森·书与活字馆」,观摩来自 DNP 及其前身秀英舍的活字印刷遗产。

字谈字畅 147:Kerning Panic·字谈字串(十)宗师级程序员的排印解决方案

TeX,一套时下日趋小众的排版系统,历史源远流长,社区积淀丰厚。其初代开发者更是计算机科学界的传奇宗师。今天我们与久别的友台主播重聚,再续「字谈字串」第十回——闲话宗师级程序员的排印解决方案。

字谈字畅 146:书名号居然是个九〇后

书名号是当下汉语书写系统中重要的标点符号之一。它从相关标点分化而来、推广运用以至逐渐标准化的过程,是一段颇为有趣的历史。本期节目,我们将尝试追溯其来源,辨析其用法,进一步理解书名号本身,及与之相关的诸个标点符号。

字谈字畅 145:Plantin 并不是普朗坦设计的

新春佳节的余韵里,我们邀请主编 Rex 继续为大家讲述经典字体背后的故事。本期的主角是 Plantin,以十六世纪的普朗坦为名、格朗容作品为蓝本,在二十世纪初设计而成的复刻衬线体代表作。

字谈字畅 144:CSS 中文排版的十年跬步

延续两周前的话题,嘉宾 Bobby 将继续与我们进一步讨论与中文排版相关的 CSS 特性。此外,我们今天还有幸同时邀请到 Firefox 贡献者 Xidorn。

本期节目将侧重介绍这些 CSS 标准的历史和进展,以及它们在浏览器中的实作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