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目录归档: 人物

书法家与电脑字库

参与印刷字模的书法家任政书法作品局部。图:金禾画廊
本文为原上海印研所字体研究室设计师陈其瑞先生回忆文章。文中介绍了1970年代中国出版印刷业请书法家写印刷字模的故事。本文手写稿由张弥迪Colourphilosophy 编辑、整理。

时代的飞速发展给人们提供了越来越便捷的生活方式,如今写信几乎都不需要手写了,为什么?用电脑呗!搞美化包装设计也几乎一样不用人工画稿,电脑中有的是用不完的各种漂亮的字体,彩稿、黑稿,只要轻松点击鼠标,也一样能方便搞定。

尤其要提出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前,街上的各种店名招牌都是要请名人书法家题写,然后再人工放大制作的。文革中上海「大世界」附近有一块「鲜得来」三个亮丽大字的招牌,就是赫赫有名的书法家任政先生书写的,想来也会同那儿卖的排骨年糕一样,给人带来深刻的回味⋯⋯现在人们要搞个美化店招的招牌题字,只要到电脑中去选择就行了,要行书就行书,要隶书就隶书,至于要魏碑及历史上有名的各种书家字体,在这里都能给你提供方便选择。

但你知道电脑中的行书、隶书、新魏体、篆书体是哪些书法家写的吗?

继续阅读

牟体与大字本

本文为原上海印研所字体研究室设计师陈其瑞先生回忆文章。文中不乏与当今时代强烈不符的政治色彩。但时代的荒谬后,当年造字人的激情仍然可敬。曾发表于2012年6月7日《新民晚报》,有少量删改。现原文刊出。本文手写稿由张弥迪Colourphilosophy 编辑、整理。

牟体是人民日报美术编辑牟紫东书写、设计的美化报版的标题字,也是印刷字体用个人姓名称呼的极少个例之一。由于铅字印刷,一个字号大小只能一付字,汉字又数量繁多,在上世纪60年代,《人民日报》却能推出「长牟」和「扁牟」两付不同的字体,在那时是相当不容易的事。而要由一个人完成设计书写出所有的字符更是一个艰难浩大的工程,实在了不起。不管怎么样,在当时的中央,党报给全国各地的影响是相当大的。

继续阅读

被遗忘的宋体

六人集体照。这是赴江苏太仓沙溪大队,请农民顾阿桃评选字体的一张集体照(部分人员)。前排中间是「造反」后的字体室组长(替代室主任)瞿宗玉,带格子围巾的是我(陈其瑞),右面是老前辈周今才,后排自右至左是陈永海、许柏康、陈初伏。背景是县革委大礼堂,刚听完顾阿桃的报告会。
近来,中国近现代字体设计历程广受关注。在《字海沉浮:中国现代造字发展缩影》一文后,我们也受原上海印研所字体研究室设计师陈其瑞先生的委托,将他几篇回忆文章全文刊发,讲述更多当时的故事。本文手写稿由张弥迪Colourphilosophy 编辑、整理。

一次偶然的上网搜索,我无意中发现有一个网友自发组织的「字体交流与鉴赏小组」。其中小青年厉向晨设计的康熙字典体更加引起了我的关注,已被不少杂志采用作标题排版。接着网友张弥迪也在小组发出了「有谁知道宋四体吗」的讨论帖子。看着这些话题,电脑屏幕前的我,很想参与他们的讨论,无奈我只会用搜狗打字法中的手写输入,一笔一划的鼠标写字相当吃力费时,我也不是他们的成员,上传图片资料,链接其他文件更不会,只能一次次地看着他们热烈讨论而遗憾关机作罢。这两个话题的答案,四十多年前就有了,上海印刷研究所字体设计室早就完成过康熙字典体。

这款字体来源自老一辈字体设计师中唯一健在的、被华文字库老总黄克俭称作「国宝级」人物的徐学成。而我亲身参与经历了这一设计,至今脑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如今四十多年后新一代的设计师及我们这些前辈,想不到会有这样历史性的相会,在这里继续我们的讨论……

继续阅读

蒙古文文字设计:访天格思

天格思设计的所有字体样式拼写的「typography」(字体排印)
Type is Beautiful 一直关注中西文之外的文字设计的发展,尤其是中国民族文字的发展。来自内蒙古的天格思一直致力于发展和推广蒙古文字设计,引起了很多关注。我们与他进行了交流,他向我们介绍了他的经历、想法,以及蒙古文字发展的故事。本文感谢梁海初校。

天格思你好,能否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尤其关于你的民族和专业背景?

你好,我是天格思,内蒙古八十年代的蒙古族,我父亲是个蒙古族诗人,母亲是音乐老师。我是个画油画儿的,现于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攻读硕士,主要研究方向是北方少数民族美术,特别是早期游牧民族的视觉造型。没上过任何关于设计的课程,鼓弄字体纯属个人兴趣,小时候家里亲戚有做报社排印工作的,会接触到活字铅板一类的东西,想必是被影响到了吧。更主要的原因是我自治区农业大学有了首个以恢复阿尔寨石窟文字为主要研究方向的蒙古文造型研究部门,常会与此课题的朋友们沟通,不过我个人更侧重可清晰阅读的文字设计,所以没有参与此项研究。但就是这种文字设计环境影响了我的造字热情。

继续阅读

字海沉浮:中国现代造字发展缩影

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
《字海沉浮》以上海为样本,讲述了中国1949年以后字体设计和铸字行业在社会、政治和技术的变革中的故事。原文刊载于《汉品》杂志第二辑,文字有改动,图片有补充。
An extended,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piece is available in our collection of research on Chinese typography.

汉字是中华文化绵延传承的基因序列,历经千年,有过许多种书体和字体的变化。随着活字和雕版印刷术的普及,文字字体的历史逐渐分衍成两条线索——书法(书写)字体和印刷字体。历史上的书法家多如繁星,刀工了得的雕版刻工们也有迹可寻。然而有一门新兴的职业,却是五千年来的头一回,这是一项对综合素质有很高要求的另类职业,拔尖者可谓凤毛麟角。

继续阅读

评《史蒂夫·乔布斯传》唐茶版

《史蒂夫·乔布斯传》唐茶版封面和内页

一本书的出版周期正变得越来越短。这不仅仅是因为,随着技术的进步,书籍完稿、排版、印刷、分销所需时间不断减少,也更是因为读者等待出版品现身的耐力阈值正慢慢降低——网络上一本写到一半的小说可能会有众多追随者跟着作者的写作进度随时阅读,而待得它真正完笔成书,反而会放在书架上无人问津;另一方面,这个正在不断加速演进的世界,也要求出版物面世的速度越快越好。传统的出版流程渐渐老去,对此无暇应对,新的出版形式和理念却随之成型。对此感兴趣的读者不妨通读台湾科技作者 xdite 的精实出版(lean publishing)一文。我们也相信,未来出版业的进化,精实出版将是重要的方向之一。

但是,对于阅读质量稍有要求的人自然会对「精实出版」产生质疑——这些来不及洗泥就被塞进保鲜膜摆在橱窗里贩售的萝卜,能让精神食粮的老餮们满意吗?快捷和质量的矛盾,有什么妥善的解决办法吗?

继续阅读

Steve Jobs: 1955 – 2011

Steve Jobs 今天去世了。在此想要引两段文字。第一段来自 Jobs 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讲述他与书法和文字设计的故事,这段经历为后来的 Mac 带来了优秀的字体和文字体验:

由于我休学了,可以不照正常选课程序来,所以我跑去学书法。我学了衬线体与非衬线体,学到不同字母组合间变更字间距,学到优秀的文字设计是如何产生的。文字设计的美好、历史感与艺术感是科学所无法捕捉的,我觉得很迷人。

第二段是苹果官方的悼词:

苹果失去了一位远见卓识,开拓创新的天才;世界失去了一位令人惊叹的人物;我们这些有幸了解、并与乔布斯共同工作过的人,失去了一位密友,以及一位善于鼓舞人心的导师。Steve 留给我们一个只有他才能创建的公司,他的精神永远是苹果的基石。

藉以这两段文字,我们对 Jobs 在设计、体验和科技领域的追求和贡献表示感谢。

信黑体与《失控》单行本:设计师柯炽坚访谈

对于 Type is Beautiful 来说,新近出版的唐茶单行本诸多特点中最为耀眼的一个,莫过于它所采用的特制字体:信黑体(Xin Gothic)。这套出自香港设计师之手、有多个字重的全套黑体字于今年发布,是中文字体领域的一件盛事。我们特别为信黑体用于唐茶丛书一事采访到信黑体设计团队 Visionmark 领衔的设计师柯炽坚(Sammy Or)。柯炽坚作为蒙纳黑体和俪黑的设计者,是中文屏幕字体设计的最重要的设计师之一。

继续阅读

Kurt Weidemann 和德国设计

Image©Marc Eckardt
本文刊载于《艺术与设计》2011年5月期,内容稍微有所改动。

前几天收到 Erik Spiekermann 的 Email,告诉我德国设计元老 Kurt Weidemann(克特‧威德曼)去世的噩耗,虽然 Erik 在邮件中写的很平淡,但是感觉到他对于这设计元老的崇高致敬!这位德国最后一位字体设计大师的陨落,让人难免有一种遗憾之心。我的思绪在寻找记忆里的 Kurt Weidemann 图片我打开 Fontblog 网站(德国 Fontfont 公司的专业字体 blog)看到已经有一篇关于 Weidemann的报道了。这对针峰相对了几十年的冤家总于有个了结了,记得2008年的时候 Weidemann 写过一篇关于 Erik Spiekermann 代表作 Meta 字体有抄袭嫌疑,而专业执着的 Erik Spiekermann 也好不客气进行反驳,而且非常大度的邀请Weidemann这位前辈参加 Erik Spiekermann 一手创办的 TypoBerlin 国际字体研讨会,他们现场进行辩论,这场新老两代设计师的精彩对话载入了史册,回想起非常有意思。

继续阅读

Gill Sans 之外的 Eric Gill

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最近开始了名为「Eric Gill: Public and Private Art」的微型展览,展示二十世纪初最伟大的英国艺术家之一的 Eric Gill 鲜为人知的一面。Eric Gill(1882—1940)最为著名的是作为英国标志性字体 Gill Sans 的设计师(参见我们译文)。Gill Sans 横扫英国的巨大成功(英国陆军、BBC、企鹅等等)使得 Eric Gill 的其他作品都被其光芒掩盖。大英博物馆这次就避开字体设计,集中展示了 Eric Gill 的另一才能:雕刻设计师和雕刻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