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目录归档: 商用

《纽约客》重设计前奏

The New Yorker redesigned
(来源:House Industries

几十年来,崇尚「慢设计」的《纽约客》The New Yorker)一直以其细腻的散文,进取的新闻报导和不变的字体及版式吸引着读者。但从 2013 年 9 月 16 日开始,杂志页面上出现了一些细小但微妙的变化,迈开了重设计的脚步。在创意指导 Wyatt Mitchell 的带领下,《纽约客》更新了目录、主创人员页面、「Goings On About Town」栏目、书评版块(Briefly Noted)及小说版块等。设计上的改动包括调整分栏的数量,重绘 Irvin 字体以及引入辅助字体 Neutraface。

继续阅读

超小型出版(Subcompact Publishing)

读者和作者们逐渐意识到,由传统出版商牵头的「搬迁」式电子出版并不能适应新的阅读环境和习惯。于是以「The Magazine」为首的各种新型电子出版尝试逐渐展开。本文的「超小型出版」的概念由设计师和研究者 Craig Mod 提出,引起了广泛关注和讨论。他梳理了近期的一些尝试,并探讨了作者认为理想的电子出版模式。
作者/ Author: Craig Mod © 2012
原载于/ Original from: Subcompact Publishing, craigmod.com, 2012
图片/ Images: 除特别说明外,Craig Mod © 2012
翻译/ Translation with permission: Eric Liu。作者授权 Type is Beautiful 译成中文,转载请按照 Creative Commons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继续阅读

Neue Haas Grotesk 商业发布

著名字体设计师 Christian Schwartz 的作品 Neue Haas Grotesk 终于准备商业发布。从4月18日到30日的两周内,用户将可以直接从 Commercial Type 购买字体。六月份开始,Neue Haas Grotesk 将开始由 Linotype 销售。新字体分文本(text)和显示(display)两套,前者有三个字重,后者有八个(从 XX Thin 到 Black)。

继续阅读

诺基亚换字简评

Image: Nokia

诺基亚(Nokia)近日发布的新字体 Nokia Pure 引发了很多兴趣。该套字体的设计由伦敦的字体设计公司 Dalton Maag 进行。新字体将全面替代诺基亚使用多年的、标志性的字体 Nokia Sans(由设计明星 Erik Spiekermann 设计,见我们前文访谈)。Nokia Pure 系列包括拉丁、西里尔、希腊、阿拉伯、希伯来字母,以及天城文和泰文,未来还将包括中文。

根据 Dalton Maag 的新闻稿,新字体的想法源于诺基亚在智能手机在过去几年的节节败退。个性过于鲜明的 Nokia Sans 随着诺基亚的成功而红极一时,成为诺基亚视觉形象的主导元素,现在也随着诺基亚的陨落而成为陈旧和非智能体验的视觉代表。在苹果的设计成功面前,更换这一界面和字体设计自然成为决心重整旗鼓的诺基亚改头换面的第一炮。

继续阅读

字体与时尚

本文为杂志约稿,原文刊于大陆版《MEN'S UNO》杂志6月号

切莫以为时尚的世界只有设计之战、品牌之战、潮流之战。衬线还是无衬线,或是手写字体,当我们比对各家时尚品牌的 logo 字体时,也能依稀闻到江湖门派的硝烟。

当今最为著名且无所不在的字体,莫过于1957年诞生于瑞士 Helvetica。英国导演 Gary Hustwit 在2007年拍摄了纪念其诞生50周年的同名纪录片,并获得了出奇的好评。我们今天熟悉的 Windows 默认字体 Arial,即为 Helvetica 的廉价版。TOYOTA、3M、GE、MUJI、Lufthansa 等国际品牌都把 Helvetica 作为 logo 字体。跟随了国际主义风格闻名天下的Helvetica,却唯独不受时尚界青睐。川久保玲的 Comme des Garçons 和 American Apparel 是少数使用 Helvetica 作为 logo 字体的品牌,盖因其品牌较新,且来自亚洲或美国。而欧洲那些标榜自己历史悠久文化深厚的品牌,却并没有「与时俱进」。只有到了60年代绽放的 FENDI,使用略微拉长了的 Helvetica 字体作为 logo。从这一点来说,时尚界是何其保守的一个行业啊。

继续阅读

纪录短片《在高处》

工人在纽约街头绘制巨幅啤酒广告。

记得小时候的电影院门前,每逢新电影上映前,总是有师傅悬在墙上用刷子绘制巨型海报。这种做法随着大型印刷机的出现已经不多见了,打印在塑料布上的广告不仅高速、精确,更重要的是价格便宜。这也导致了大量的绘制人员失去了工作。然而在纽约和洛杉矶,仍然有少量的巨型广告是人工手绘的。

在高处》(Up there)就是一个记录这些绘制人员的纪录片,片长仅12分钟。短片记录了这个夕阳产业,以及几个纽约的巨幅海报绘制人员的故事。绘制的程序与几个世纪前米开朗基罗在西斯廷教堂的工作并没有大的区别。从精确的勾线,到大量的调色,然后是几个工人用小刷子一笔笔的风雨无阻地完成作画。尽管手工绘制的广告在质感和颜色上无疑要强过印刷,但和所有其他产业一样,手工的质感阻挡不了技术带来的成本优势。这份产业的凋零无法避免。

本片的赞助商是啤酒品牌 Stella Artois,正是得益于 Stella 最近一系列的手工绘制的品牌活动,这一行业也才获得了一次被关注的机会。

观看本片(无字幕):Vimeo(HD,中国内地需翻墙),Youku

BBC 新网络视觉系统预览

进行中的新设计。Image: Research Studios

BBC(英国广播公司)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媒体机构之一,一直在新媒体和设计领域领先全球。从它成功的新闻网站到近年来 iPlayer 网络播放平台都成为各国媒体效仿的对象。本周 BBC 发布了新网络视觉系统的预览,阐述了宏大的新概念。两年前我们提到 BBC 的「Global Visual Language 2.0」,项目旨在为 BBC 网站提供新的统一的视觉语言。该项目使用了新的视觉系统,包括网格、字体、颜色和新的播放器等等。

两年后的今天,BBC 决定更上一层楼,决定更新这一网络视觉系统,以期成为再次媒体设计的全球标准。这次的设计试图「创造一种新的设计哲学」、「寻到 BBC 的灵魂」,以及「让 BBC 更加有区别性和识别性」。这次设计 BBC 也邀请了英国著名设计师和字体师 Neville Brody 作为顾问,由 BBC 创意总监 Ben Gammon 与 BBC 用户体验和设计部门共同完成。设计目标的关键词展现出这次设计的雄心:现代英国、时事、强势、独特、领先、综合、通用和最佳。

继续阅读

Erik Spiekermann 谈字体的版权法

Image: stewf@Flickr
作者/ Author: Jürg Lehni © 2009
原载于/ Original from: Interview with Erik Spiekermann, 2009, Typeface as Program
翻译/Translation: 经版权机构授权,由 Metaphox 翻译

Jürg Lehni (简称 JL,下同):我很想知道法律将字体(typeface)定性为软件(software)而非艺术品(artworks)背后的更多原因。是简单地由于 OpenType、PostScript 和 TrueType 都有些编程语言的方面呢,还是说这跟数字化的字体是对某种曾以铸造字模形式出售的排字工具之模拟这一事实相关?能请你讲解一下这个决定的性质吗?在我的研究过程中相关的解释非常少。

Erik Spiekermann(简称 ES,下同):将字体定义为软件的主要原因是字体很难受到保护这一事实,因为大多数人甚至看不出 Garamond 和 Bodoni 之间的差异,更不必说 Helvetica 和 Arial 了。字体「应该尽可能地不干扰读者对文本的理解、最多只是提供一点点审美上的附加价值」这一需求,成为评估其作为附加价值的「艺术性」贡献时的最大劣势,而这样的附加价值正是版权法所看重的。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根本没人想复制的、稀奇古怪的华丽字体可以受到版权保护的原因:人们可以清楚地意识到那是一件「作品」,而不仅仅是对于已知参数的重组,问题是严肃字体恰恰依赖于这种重组。那么,既然字母「A」需要看起来像「A」,为什么某种至少在外行人看起来并无特殊之处的「A」应该受到版权保护呢?

继续阅读

悲剧:宜家换字体

左为09年目录册,使用 Futura;右为10年目录册,使用 Verdana。Image: fontblog.de

世界在伦敦2012奥运会标志的推出后就变得不能理解了。从这个令人惊愕的奥运标志(记得 Wolff Olins 说2012年大家就会看出这个超前设计的好,现在却仍看不透),到奥迪汽车 logo 换字(via Dajuin),然后是炙手可热的杂志《032c》,设计界出现了「以丑为上」的新潮流,这一「New Ugly」的现象也成为设计界探讨的热门话题。现在大型商业机构也莫名地加入了这趟浑水。宜家近期宣布将字体从 Futura 改为 Verdana。

消息一经宣布就在引起巨大的反对声浪。设计师论坛出现了长篇批评,Youtube 出现了特别节目评论事件,Twitter(伟大祖国生日快乐)上谩骂和惋惜铺天盖地,网上抗议宜家这一决定的请愿也热闹非凡,主流媒体如美联社、《时代杂志》、《纽约时报》和《商业周刊》都报道了事件。不过无论如何,宜家的宣传资料已经开始大面积使用新的设计。

继续阅读

Kajiograms

Image: TAMALOG

总是尽量避免中文的 Typography,但看到精彩的东西还是忍不住要拿出来。这是一个餐厅的设计,设计师是日本人廣村正彰(Masaaki Hiromura)。采访中廣村提到「汉字是世界的瑰宝」,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能真正体会到这一点。设计对于当地的外国人很实用,昨天在伦敦传媒学院(LCC) Bibliothèque 说到:「We love to communicate, we love to solve problems.」不能很好的解决问题、改善沟通的,大概不能算是好的设计师和 Typographer。

Image: TAMALOG

来自日文 blog TAMALOG (Blog 的设计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