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设计和视觉文化

半个世纪后被弃用的 Vox 字体分类法,我们该如何理解它?

编者按:2021 年 4 月 27 日,ATypI(国际字体协会)正式宣布撤回其于 1962 年采纳的「Vox-ATypI 字体分类系统」,并取消对其背书。当设计界再次开始讨论为什么这个分类法能使用长达半个世纪之久、其到底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和作用、而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被撤回时,我们必须先了解这个分类法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其产生背景和适用范围,这样才能对其作用有更客观的判断。作为各种讨论的起点,本站特此刊出汉仪字库资深字体设计师张暄的演讲稿,以飨读者。

Vox-ATypI Classification(以下暂译「Vox 分类法」)是一个经典拉丁字体分类法。汉仪字库在培养西文设计师时,这是新人们开始正式职业生涯时首批要学习的内容之一。现在我们一般认为,这是一个颇为傲慢的、西方中心化的分类法——毕竟它总共四大类,而前三类都是拉丁字母内部的细化分类,第四类叫做「所有其他非拉丁」。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对它的学习和使用,在实际应用中它通常只扮演着一个有效的拉丁字母字体分类法的角色。

写在最前面

Vox 分类法由法国人Maximilien Vox(马克西米利安·沃克斯)于 1954 年提出。这套分类试图按照一些主要特征给字体分类,这些特征通常来自某个时代的代表性字体,包括升部降部的笔画、衬线的形式、笔画轴线以及 x 字高等。不过现实中的情况是,大部分的字体都经常会包含这个分类体系下的多个特征;字体的发展历史也不是线性的,有时候非常能代表某个时代风格的字体,也并不是当时、而是后世才产生的。

听起来好像这种分类非常不靠谱,那为什么我依然建议字体设计师去学习它呢?这是因为,在职业生涯的前期,学习与理解 Vox 分类法的收益是很高的:

对于一头雾水无从下手的入门的设计师,Vox 分类法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入门指导:这些作为其分类依据的关键特征,可以解决新人入门时最急迫的一个问题「我们该从哪里入手来学习分析字体?」这些学习能给一片空白的设计师一个大致的、模糊的框架。而在之后学习研究字体的过程中,就能下意识地观察总结字体的关键特征,有利于这些碎片信息在记忆中清晰有条理地体系化。

而在积累了一定的设计经验之后,对 Vox 分类特征加深理解可以为进一步提高打下基础。文字的设计是一个很纤细的工作,尤其是正文字设计。由于需要面对的用户群足够庞大多样,所以我们经常要小心翼翼地在各种风格的尝试中寻找平衡,以避免出现风格杂糅问题。所谓风格杂糅,大概就是完成的字体看起来像是从西伯利亚冰原上的熊洞里钻出一个穿着草裙的墨西哥大哥递给你一屉小笼包,笑眯眯地说 “Oui, Chef!” 而我们所希望的最理想结果,是在熟悉各种风格后,最终提供给用户一款在「新鲜感」和「亲切感」之间恰到好处的产品。

接下来,我们就可以进入 Vox 分类的具体学习了。我也会在下文中保留大量的西文术语。正如标题点明,这篇文章是为未来的字体设计师们而写,而我也想从一开始就告诉大家这个行业的真实面貌。这是一门古老而长寿的小众职业,现代文字排版工业主要继承自西方古腾堡一脉,所以不管做什么文字,你都要面对这个行业里 90% 的资料是英文的现实。如果你希望职业生涯可以走得更远,那么英文将是你的必备技能。

Vox 分类法将拉丁字母的字体分为三大类,分别称为 Classicals(经典类)、Moderns(现代类)和 Calligraphics(书法类),而拉丁字体中最标志性的「衬线体」和「无衬线体」则多归入前两个大类。

Vox 分类中拉丁字母的总分类图

1. Classicals

Classicals 可以被视作「衬线类」的一个子集,囊括 Humanist(人文体)、Garalde(加拉尔德体)和Transitional(过渡体)。如果有些朋友看过其他分类方法,那么会发现 Classical 下的 Humanist 和 Garalde 会经常被视作 Old Style (旧式)类衬线字体的两个细分子集。

Humanist

Humanist 和 Garalde Humanist 又被称为 Humanistic、Humanes。因为这一风格来自十五世纪以 Nicolas Jenson(尼古拉·让松)为代表的一批威尼斯印刷家的创造,所以也被称为 Venetian(威尼斯体)。这个风格旨在复原文艺复兴时期 Humanist(人文主义者)的手抄本风格。标志性的特征在于短而粗的圆滑衬线,小写 e 的倾斜横线,升部的斜头衬线和粗细笔画之间较弱的对比。这个风格的产生受到查理大帝执政时期的神圣罗马帝国的 Carolingian Minuscule(卡洛琳小写体)很大影响。代表字体包括 Centaur、Jenson、Cloister 等。在实际操作中,我们经常说它是 Old Style 中的意大利风格。

Humanist 的代表字体 Centaur 和 Jenson

Garalde

Garalde 也被称为 Aldine,命名来自于对 Claude Garamond(克洛德·加拉蒙)和 Alde Manuce(拉丁名 Aldus Manutius,阿尔杜斯·马努提乌斯)的致敬。这两位都是十五世纪末至十六世纪的重要印刷家和字体设计师,当然也就是活在文艺复兴时期。总体来说,Garalde 较 Humanist 调整了比例,笔画粗细对比增强。Garalde 还有非常标志性的笔画轴线,在比较粗的版本中可以非常容易观察。在法王弗朗索瓦一世时期,Garalde 风格成为语法和书写规范文件的标准字体。代表字体包括 Garamond、Bembo 等。经常在日常交流中被形容为「非常典型的法国 Old Style 风格」。

Garalde 的代表字体 Garamond 和 Bembo

可能有人已经开始分辨不清了,但是不要紧,我们在小结里再和大家谈这件事情。

题外话,由于语言文字本身的区域特性,不同地区同一个风格叫不同的名字,或者不同的风格叫同一个名字的情况字体领域中非常常见。比如在 Greek Letters: From Tablets to Pixels 一书提到了 Aldine Greek——虽然叫 Aldine,但是这套希腊字母的风格极度手写,笔画倾斜连贯且包含大量替换字,是一个非常早期的希腊风格,和拉丁中的 Garalde 风格没什么关系。考虑到这个名字来自那个时代法国出版业使用的希腊活字,我个人毫不介意大胆猜测叫 Aldine 只是因为它和当时其他的法国活字打包使用罢了……所以一定要再三强调,不要尽信单词表,具体研究学习中,字体中的专有名词一定要看上下文。

Transitional

Transitional(过渡体)在法语称作 Réales,是象征了启蒙运动时期理性思潮的代表性字体。笔画间和衬线细节的粗细对比进一步加强,笔画轴线也变成了水平垂直方向,衬线更加锐利。Transitional 风格形成的直接诱因来自于法王路易十四,他希望建立新的文字和版式风格,一来替代之前作为标准的 Garamond,二来展现法国的印刷工艺与欧洲其他印刷工厂竞争。Réales 这个名称和后来艺术运动中的 Realism(现实主义)毫无关系,这个词在法语里是「皇家」的意思,毕竟路易十四下谕旨定制的 Romain du Roi(国王罗马体)以及 Christophe Plantin(克里斯托夫·普朗坦)为西班牙王腓力二世所铸造的字体都属此类。

Transtional 的代表字体 Times 和 Cochin

代表字体包括 Baskerville、Times 等。Transitional 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为了印制 The Times(《泰晤士报》)而设计的同名字体,是非常标志性的英国字体风格。有一部分设计师可能会因为这个过于有名的例子把 Transitional 等同于「一个代表性的英国风格」,但是同属于这个分类的 Cochin 是复刻自十七世纪法国艺术家 Nicolas Cochin(尼古拉·科尚)的铜板雕刻,观察不难发现它在比例,衬线形式以及个别的字母都写法上都带有强烈的法国风味。所以说 Transtional 仅是英国风格大概并不合适。

Classical 部分的小结

虽然我们才刚刚开始,但是有些东西要反复强调——我们需要牢记学习 Vox 分类法的初衷是帮助提高设计能力,而不是成为人肉的归类算法。分类是为了将特征归类,给自己搭建知识框架的工具,而绝不是束缚设计的限制条件。字体的性格不是仅仅依靠一两个标志性特征来实现,你也不用在选择字体设计风格时候先发愁如何给它归类。重要的是,知识框架会给予你专业的眼睛,能从你从细节里得到更多信息量。

Sabon 和 Caslon

Sabon 来自德国出生的设计师 Jan Tschichold(杨清秋,多译作「扬·奇肖尔德」,但这个译名特别上头好记),设计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虽然我们能从小写 e 之类的字母看到明显的来自 Garamond 设计风格的影响,但是 Tschichold 的个人特征同样重要。作为德国出身,在英国奠定企鹅出版社简装书经典装帧风格的大师,我们可以看到相对于 Garamond,Tschichold 对衬线、笔画交接方式进行的进一步简化,字形整体要更现代一些。如果你对 Tschichold 的生平了解更多,Sabon 也是他对于早期激进观点的一个反思的结晶——这个混杂着各种风格影子的经典字体所映射出的,是一个设计师走过的人生道路。

Caslon 来自英国设计师 William Caslon(威廉·卡斯隆),设计于十八世纪。我们可以根据不太尖锐的圆润衬线把它归类于一个相对笼统的 Old Style 风格,但是按照以上介绍的各种分类似乎都不够典型。的确这是一款带有手写影响的 Old Style 字体,但是诞生地是伦敦,而并不是我们常说的法国和意大利,作者受的主要影响也来自荷兰黄金时代(十七世纪)的字体。Caslon 铸字厂对于英国文字设计的地位非常重要,后来 Caslon 也作为英国的代表性字体影响着其他地区。

Palatino 和友谊体(Freundschaft Antiqua)
所以,现在提供一个开放性的小练习:看一下德国人 Hermann Zapf(赫尔曼·查普夫)做的罗马体和曾在德国留学的中国人余秉楠做的罗马体。如果你能隐约觉得他们和之前所举的例子不同,但是又都有一些大概是所谓「德国味」的相似感,那么不妨花些时间去与其他字体反复比对。既然我已经告诉你后者是余秉楠先生的创作,那么德味中亲切的中国气质,又具体是通过哪些细节体现的呢?你也可以花些时间去慢慢观察。

2. Moderns

Moderns(现代体)顾名思义,是带有很多(视觉意义上)工业时代现代感元素的字体分类,虽然其产生的年代也许并不那么现代。这个分类包括衬线体的一部分子集(Didone 和 Mechanistic)和 Lineal(无衬线字体)。

Didone

Didone(迪多尼体)这一分类的名字直接来自他们的制作者—— 法国 Didot(迪多)家族和意大利的字体设计师 Giambattista Bodoni(詹巴蒂斯塔·博多尼)。有些语境下,狭义的 Modern 风格就是指 Didone 这个分类。这个风格出现于十八世纪末至十九世纪初,标志特征为非常强烈的粗细对比和非常纤细且没有任何圆角的衬线。因为 Didone 字体在当时极为突出的设计风格,被法兰西第一帝国(拿破仑复辟帝制建立的那个)作为标准字体使用,用来和旧法兰西帝国(截止到法国大革命之前的法国)做出区别。代表字体包括 Didot,Bodoni 和 Walbaum 等。

Didot 和 Bodoni
Bodoni 和 Helvetica 一样,是一款备受设计师青睐的字体,也很有可能是修改版本数量仅次于 Helvetica 的字体之一,比如 Massimo Vignelli 的工作室 logo 也是他自己修改的 Vignelli Bodoni。虽然在现代时尚产业中有非常广泛的运用,不过这一类字体会带有很多当时强烈的时代特征,现在很多设计师会进行重新设计,参见小林章对 UBS 瑞银集团的 Walbaum 进行的定制修改。

Mechanistic

Mechanistic 亦被称为 Mechanical(机械体)、Slab serif(粗衬线体)或者法语的 Mécanes。这个风格自然表达其设计风格中的机械感。巧合的是,这个风格的诞生也正好处于十九世纪初叶的工业革命时期。在另外一个分类法——Thibaudeau classification (蒂博多分类法)里,这种风格也被称为 Egyptiennes(埃及体)。风格的主要特征是笔画之间极低的对比度和矩形状的几何式衬线。不过衬线也细分为两类,一种类似于 Rockwell 这种没有弧形过渡的,一种是 Clarendon 这种带有弧形过渡的。代表字体包括 Rockwell,Clarendon 等。

Rockwell 和 Clarendon

某种意义上来说,非常代表性的美国风格。当然这风格并不是美国人民的创造,只是适时美国刚从英国独立出去,开始开发和扩张,不易长时间保存但是重量轻易制作的木活字在这个过程中被广泛使用。木活字的材质不适合刻制金属活字的精致细节,和这种红极一时的粗犷形式也存在着某种必然性。现在体育比赛中也常用这种字体,比如 NBA、NFL(美国国家橄榄球联赛)的赛事里都经常出现这种风格的设计。

Lineal

Lineal(等线体)或者用法文写作 linéales,是所有 Sans-serif(无衬线体)的统称,在 Thibaudeau classication 里,其相对的概念是 Antiques(古董体)。虽然这个分类非常年轻,但是在其短暂的发展历程中,出现了非常丰富的多样性。拉丁字母字形结构简单的特点也给了设计师极大的发挥空间,下图这些性格各异的字体都是无衬线体。

Din、Neutraface、Akko 和 Proxima Nova

鉴于他们之间巨大的性格差异以及现在的广泛应用,字体设计师有必要对他们的特征充分学习理解。在 Vox 分类中,Lineal 被划分成四个子分类,Grotesque(怪诞体)、Neo-Grotesque(新怪诞体)、Geometric(几何体) 和 Humanist(人文体)。

Lineal/Grotesque

Grotesque(怪诞体)是在复原十九世纪的无衬线体风格。这种字体带着比较明显的古旧风格,有时候笔画间还有比较明显的粗细变化。弧线笔画的收口是水平的情况很多,G 经常带尾巴(称为 Spur,直译是马刺),R 的脚也经常是弯的——话是这么说,靠这些特征判断不是绝对的,Helvetica 就带有以上所有特点,但是充其量只是它的一些复古设计元素,整体风格一般都会归为 Neo-Grotesque。代表字体为Headline、Monotype Grotesque、Akzidenz-Grotesk 等。

Grotesque MT 和 Franklin Gothic
Lineal/Neo-Grotesque

Neo-Grotesque(新怪诞体)是在 Grotesque 基础上发展出的无衬线体风格,笔画间的粗细对比非常小。经常也被称为 Realist Sans-serif。弧线笔画的收口多为倾斜,G 经常不带尾巴。Neo-Grotesque 风格的字体通常从诞生开始就带有丰富字重的庞大字体家族,以满足不同的使用需求。无论是铸造活字,照相排版还是数字字体,这个产品特征都没有改变。代表字体为 Helvetica,Univers 等。

Helvetica 和 Univers

Vox 之外的字形分类法有时候会泛泛地把 Grotesque 和 Neo-Grotesque 统称为 Grotesque,所以在阅读文本的时候要注意上下文语境具体分析。在实际教学中,我经常开玩笑说区分 Grotesque 和 Neo-Grotesque 的要诀是,前者因为出现更早,形式语言不成熟,所以比较丑……

Lineal/Geometric

Geometric(几何体)如同字面意思,就是用简单的几何造型进行构建的字体风格。这种设计思路带来的必然结果就是同样的元素(极为一致的直线和曲线)会在字形中不断重复,字母的形式语言高度统一,不过字母之间差异的减小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可读性。代表字体为 Futura、Eurostile、Avenir 等。

Futura 和 Eurostile
Lineal/Humanist

Humanist(人文主义体)相比于对十九世纪无衬线体本身的传承,注重的是更多地融合古典书写范例——比如纪念碑上的罗马大写碑刻,比如手抄本上的卡洛林小草书——但也并不局限于这个时间段的参考样本。这是 Humanist 这个词在本文中第二次出现,但是所指不同,我们需要再次强调上下文的重要性。当我们在说衬线体时,Humanist 是一个相对明确的文艺复兴时期风格;而在讨论无衬线体时,Humanist 仅作为 Lineal 下的一个子分类。现在的语境下,Humanist 不会特指参考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无衬线体,更多时候是泛指字体带有更为人性的一些手写特征。代表字体为 Gill Sans、Optima、Frutiger 等。

Gill Sans 和 Optima

Classical+Modern(衬线和无衬线)部分的小结

不管是叫 Classical 还是叫 Serif,也不管是叫 Lineal 还是 Sans-serif,这都是西文无法规避的两个正文字体的分类——「衬线体」和「无衬线体」。很多比较新的字体家族会同时设计衬线体和无衬线体,也有很多古早的字体家族会利用自己的口碑推出全新设计但是令人一言难尽的无衬线版。不过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不要被既有的形制限制思路,衬线和无衬线本质还是一个相对关系,做成什么样子以及差异度多少还是要靠自己把握。

fig 13
Museo 字体家族,Sans 和 Slab 系列是我们相对熟悉的衬线/无衬线形式,但是还有一个介于两者之间的
fig 14
Rotis 字体家族,介于衬线和无衬线之间还有半衬线和半无衬线两个有趣的样式

Museo 和 Rotis 是两个我个人很喜欢的字体家族,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些衬线和无衬线关系的思考。而我最喜欢引用的是 Dan Rhatigan 设计的一款针对叠印工艺设计的字体 Sodachrome。这个家族中的两款样式我们可以称之为「左衬线」和「右衬线」,而这两种样式用不同颜色叠印的结果,就是外轮廓接近衬线,而叠加部分接近无衬线——好像小时候的三维立体图册,效果非常有趣。虽然这种项目在大部分字体设计师的生涯中不会遇到,但是我们在某些分类中姑且依然算是平面设计师的职业分支,所以不要丧失对材料、色彩等各种元素的敏感度,看看这种项目挺好的。

fig 15a
fig 15b
fig 15c
fig 15d
Sodachrome

3. Calligraphics

Calligraphics(书法体),是手写字体分类的总称。在 Vox 分类中,拉丁文字的手写风格被划分成 Glyphic(雕刻体)、Script(手写体)、Graphic(手绘体)、Blackletter(哥特体)和新增加的 Gaelic(盖尔体)五类。

Glyphic

Glyphic(字图体),也称为 Incise 或者 Incised(雕凿体),是特指表现刻在某种材质(石头,金属等)上的文字风格的分类,是针对用笔书写的文字的相对概念。拉丁碑刻也是有着悠久的传承的,这里不展开,有兴趣可以推荐自行阅读 The Art of Letter Carving on Stone 一书,里面有很多图片,适合观察刻痕细节。概括而言,这一类字体有着较小的三角形衬线,收笔非常尖利。一来因为这类字体中有一部分的复刻原型诞生得非常早,二来这种刻字的需求也非常强调大写字母,所以有很多这种风格字体并没有设计小写字母。代表字体包括 Trajan,Copperplate Gothic 等。

Trajan、Copperplate 和 Albertus

Script

Script(手写体)并没有字面上那么宽泛,而是特指手写字体中比较连贯的类型,类似于汉字的行书或者草书的概念。这一类字体通常带有一定的书写角度,字母之间有粘连。最重要的是,书写工具常常局限于鹅毛笔之类的某些特定的笔。

这种类型的产品经常为了文字的关联关系制作大量的备选字形,使用的时候可以根据需求自由调用,用来更好地模拟自由的手写感。一方面对设计师的逻辑能力有一些要求,另一方面也需要使用者熟悉 OpenType 特性。

但是实际的产品中经常出现的一个情况是,缺少产品说明的用户经常面对大量的备选字形不知所措,尤其是 Stylistic Set 特性中的大量字符……不禁令人感叹平面设计和字体设计的行业鸿沟比我们想象中要更加巨大,这个状况双方都有责任,设计师们还任重道远。代表字体包括 Mistral、Zapfino、Snell Roundhand、Kuenstler等。

Mistral、Zapfino、Shelly 和 Snell Roundhand

关于书写风格分类

我们之前就提到过,很多时候 Vox 分类法的描述和判定标准是十分模糊的,但是我们学习的目的从来不是去纠结标准,更何况 Vox 分类法一直处于讨论更新的状态,这种状态一方面侧面说明它也是一个并不完美的分类体系,另一方面也告诉我们它一定滞后于设计潮流。

说到底,这个分类给出的是一些时代的代表性风格,每个时代其实都存在非常多样的风格,没法指望几个主要特征能全部概括。我们不妨来看几个例子。

Herculanum、Rusticana、Lithos 和 Papyrus

Herculanum、Rusticana 和 Lithos,是三款以古石刻/壁书(原文可能是希腊文)为蓝本的的字体。粗看上去这三款没有一款带有衬线。所以,他们算哪个分类来着?

我们当然可以按照非常宽泛的无衬线体定义来把他们归作无衬线体,不过跟现代无衬线的发展没有特别直接的联系,这么分类显得意义不大。而基于拉丁字母书写和石刻之间密切的关系,把它们归入于基于石刻的 Glyphic 也许更准确一些。但我的个人意见是,字体设计师的核心能力还是从字形风格中提炼自己想要的关键特征,至于具体的分类不要太执着,知道它们是石刻的复刻就好了。

再比如,Papyrus 是一款 Windows 和 macOS 都预装的系统字体。它非常容易获得,包括笔画细节在内的各种造型特征也看起来非常古旧,所以在需要一些复古情怀的场合被滥用非常严重。但是说起来,Chris Costello 设计这款字体的概念来自两千多年前古埃及的莎草纸手稿的感觉……所以它应该算在哪个分类里呢?

管它呢,纠结这种事情对于字体设计本身并无意义,有这时间不如看看 Ryan Gosling 的同名短片 Papyrus 乐呵乐呵。

Graphic

Graphic(美术体),也叫做 Manual 或者 Manuaires(手绘体),也是模拟手写工具的风格之一。工具范围很宽泛,从铅笔到刷子都可以,没有什么特殊限定。不过对比 Script 相对连续的手写风格,Graphic 一般表现的是一种标题用字的缓慢绘制。代表字体包括 Banco、Klang 等。

Banco,Manito 和 Klang

Blackletter

因为标志性的风格而独立作为一类的 Blackletter——也叫做 Fractures,在可以避免歧义的情况下也可以说 Gothic Letters——是从 1150 年到 17 世纪之间在西欧广泛使用的一种字体风格。直到20世纪甚至现在,这个字体依然在德语区域持续使用着。

Fraktur 是 Blackletter 这种风格中的重要风格分支。不过和 Garamond 的情况类似,历史上很多铸字厂都有名称就叫 Fraktur 的字体,现在 Fraktur 也是这一类风格的统称;在长期的使用中定义逐渐模糊混乱,现在也时不时人们会误把 Blackletter 和 Fraktur 划等号的状况。

虽然目前是独立的子类别,但之前 Blackletter 一度属于 Graphic 分类。代表字体包括 Fraktur、Wilhelm Klingspor Gotisch、Duc De Berry 等。

Wittenberger Fraktur、Fette Fraktur、Duc De Berry 和 Wilhelm Klingspor Gotisch

Gaelic

Gaelic 是表现爱尔兰区域使用的 Insular (海岛体)书写风格的分类名称,在十六世纪到二十世纪中叶的时间段内使用广泛,但是现在使用率很低。 有时候会被不那么严谨地称为 Celtic(凯尔特体)或者 Uncial(安色尔体)。Celtic 就不说了,非常有名的欧洲蛮族之一,现在常用来指代爱尔兰人,更多是一个民族性的定义。虽然 Unical 这种书法风格的确看起来和 Gaelic 有很多共通性,但是其实很多 Gaelic 字体并不属于Uncial。代表字体包括 Duibhlinn,Ceanannas 等。

Neue Hammer Unziale,Ceanannas,Duibhlinn和Corcaigh

第一个 Neue Hammer Unziale 是 Uncial 风格的拉丁字体,而后面三个是由 Evertype 制作的 Gaelic Type。这种风格的独特性的确足够独立作为一个分类,不过 Blackletter 和 Gaelic 相继独立成为风格子分类,其中民族自我认同的需求不言而喻。加上在字体会议上不止一次听到的反对泛欧陆思潮的发言,不能不说是欧洲各国民族意识上升以及新一轮支离破碎的欧陆关系侧影。通过自己的专业看到世界发展的一个断片,这也是研究的小小乐趣之一。

最后的小小总结

以上就是 Vox 分类法的简要解说。在这个时代,快速阅读七千字的网页文本是很轻松平常的事情,但是我们都很清楚,视觉设计师的能力成长依赖于对于图像的观察学习。我的描述性文字并不能代替未来字体设计师们自己需要付出的努力,请仔细读图吧,图像里有你需要的所有细节。最后有两句来自我老师的话转赠给大家:

初学者很难从(建筑)图纸中有效获取信息,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盯着看,看得出看不出都逼自己盯着看,哪怕看睡着了,醒了继续看。看3分钟和3小时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因为后者才能给你带来量变引发质变性质的瓶颈突破。

这句来自清华建筑学院的建筑设计课,但是也许对于刚接触任意一门设计学科的人都适用,意志力是设计学习前期的必要品质。

即使我帮你修正了不符合本地用户习惯的易认性细节,我们依然能从风格看出这是一个外国人做的字体,但是并无贬义,就像说外语带口音从来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设计非母语文字时,就仿佛设计师带着自己的口音说着流利的外语,在保障易认性的前提下,一些来自异域的新鲜感也是理想的结果。

这句来自阿拉伯文设计课的老师 Nadine Chahine,希望大家能抛弃「中国人做拉丁是做不过外国人的」这种成见,也祝愿中国的拉丁字体设计师们都对自己的工作成果抱有骄傲和自信。

与各位共勉。

尊重原创:关于转载

我们希望在中文环境中建立一种健康的 TrackBack 和链接机制,保证原创,并不影响传播。因此对于译文和原创文章,我们欢迎您在网站上推荐我们的文章,包括文字和图片片段,但不赞成任何形式的全文转载。
参与讨论或通过 TrackBack 推荐:Trackback URL.

参与讨论

你的Email地址将不会被发布或透漏。 标记*的项目为必填项目。

*
*

作者 / 译者

汉仪资深字体设计师
微博
最近文章